澄川

仍爱江河

【楚路】麦格芬

有点意识流

楚子航觉得自己身边应该有这样一个人,忘了剪头发的时候过长的头发垂下来会挡着眼睛,感觉总没有什么精神,喜欢坐在天台上看星星,会因为没有带伞而一个人冲进雨里,衰衰的,暗恋一个女生很久不敢告诉她,会打游戏,而且打得不错……

这样说真是太零碎了。

然后这零碎的一切合成在一起,成为了一个人,还是一个在他身边没有出现过的人。

但楚子航坚信自己身边应该有这样一个人。

小学的时候,他母亲刚改嫁,班里很多人都看不起他,大家都不太喜欢他,他母亲根本没有什么安全意识,吧唧在他脸上亲一口:“子航最乖了,子航,最聪明了,我知道子航长大了可以自己回来了对不对?妈妈就先走啦。”就真的一油门下去,很放心地让他一个人回家。

他一个人在街上踢着石子,一个想法突然从脑袋里冒出来,他觉得自己身边应该有这样一个人跟着他。低着头却穿着考究的风衣。

可是他回头,只有蔷薇花在墙上乱颤,瑟瑟的抖着。

他做题做不出来的时候,那个人会挠挠头说诶,居然有你做不出来的时候吗?
他跑长跑,跑不动的时候那个人会在旁边给自己加油,说加油啊,师兄,你可是能提着刀从破火车上给我讲鸡汤又跳下来的人啊!
他小升初的时候进考场,他觉得那个人应该在考场门口停住了,对他挥了挥手说加油啊师兄,你以后会去一个还不错的学校,学校里你会遇到一些人,再遇到一些人,有很多姑娘暗恋你,但是有个姑娘一直在角落里默默的看着你。

真奇怪。

他后来果然去了一所本地不错的学校。
他成了老师嘴里的好学生,同学嘴里的小男神。
那个人却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他借着职务之便,翻看这届的学生档案。
没有。

……我是你师弟喔。

啊。
再等一年。

等到了。
他最后上他爸爸车的时候看见了那个背影,意外的,他喊出了名字:“路明非。”
那个人顶着书包跑进了暴雨里。

他又听见了那个声音。
他说,他低声的恳求,“别去。”

你不上车就不会有之后的一切,你不会在暴雨里失去生命了最重要的人,你不会找上那个神精病学院,不会有个姑娘在暗地里观察你数年,不会有场该死的生死之争在尼伯龙根……

然后你不会遇见我记得我,我不会给你这麦格芬式的一场幻梦。

他还是推开了门。

麦格芬:不存在的东西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