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川

仍爱江河

双演员梗

哇这是我半年前的梗一直都没写(懒死我算了QAQ)

私设是诸葛家在蜀地有私宅,得空去武侯祠看看老祖宗,蛮好。

诸葛萌知道自家大侄子的事。

和上篇有勉勉强强的一点联系,感兴趣可以看一下。

 

 

老王在蜀地拍个广告,挺简单,也是张家的珠宝牌子。

温润的珍珠系在腕间,他松松垮垮一件长袍,抬手折一枝红梅,背后是飞檐斗拱。构图清新简单,大气唯美……

一句话,没咱青哥那张撩,但另有一番风骨,啧啧。

王也同志看着坐在场子边上表情严肃的张灵玉,心想老张老张都姓张,那性格可真不太一样,连出的广告风格也不一样。

收工过后他就穿上自己那件土黄的羽绒服,给张灵玉打声招呼卸了妆就溜。

 

他摸出手机,给备注“诸葛狐狸”打电话,接电话的却是个元气满满的女声,“嘿,王道长好!找我家大侄子什么事?”

电话那头听着挺吵,像是在逛地方上的小集市,诸葛萌的声音不太清晰地传了过来,王也先是确认了一遍电话无误,才又慢悠悠地回答,“欠他个人情,请他吃饭。”

 

他当然知道今天诸葛青在蜀地,这是他自己亲口给王总说的,当时他俩堵在高架上,诸葛青给自己的海报拍照,随口提了那么一两句。王也有心,记下来了,后来张灵玉给他说最近也在蜀地,一口答应下来。

 

两不误,计划通。

 

电话那头诸葛萌的笑声忽远忽近,“咳咳咳盒盒盒嘿嘿嘿哎呦我的大侄子你可找了个啥!”笑得像只大白鹅,大概是狂笑不止拿不稳手机,电话那头模模糊糊地传来一两句诸葛白“换过来小姑姑”抢手机的声音。

诸葛老青稳坐如山,不动声色,把玩着手里的保温杯,给大萌子做个口型,“开免提。”

 

老王等诸葛萌笑够了才出声问,“今天吃饭怎么了吗?”

诸葛萌在电话那头成功击退小侄子,稳稳握住手机,连连“啧”了好几声,觉得王也没学到诸葛家撩妹国手的半点皮毛功夫,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真不知道是忙晕了没看日历还是提前进入了老年生活,她语重心长,“你自己看看大街上?!”

 

他没挂电话,听话地仔细看街上。炎似的红花,衬着春节将至那热热闹闹的气氛,摧枯拉朽,一路燃着,烧到情侣狗和单身狗心里。什么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分明是商业之火熊熊燃烧,又是巧克力与玫瑰齐飞,商家花农携手共进赚钱的一天。王也戴着副墨镜,对着电话里诸葛萌说:“你把电话给老青。”

 

这次怪可真怪不了他,他今天下飞机落了地就直奔着取景的公园,那里有心思看窗外。现如今诸葛萌一点,他才看见那满街张扬的红。

你不专心看,什么都看不清。

 

一小时之后诸葛青和老王又在取景的公园里碰了头。好在春节将至,城里空空荡荡,公园里都是些本地老年人耍剑练太极,提笼遛鹦哥,他俩都是全副武装,墨镜鸭舌帽,口罩长外衣,没人认出他们来。

 

没到饭点,他俩找了个熟悉地方喝茶,情人节俩大男人出来喝茶……怪怪的。老板娘熟悉他俩,心有灵犀,把他们引到里面的院里,有刚来的小姑娘不懂事偷偷拍他俩,被他们发现了,诸葛青只轻轻对她一笑,走过去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那小姑娘满脸羞红地把手机放下了。

 

诸葛青坐回来轻吹茶盏上袅袅白烟,“您这个节可算过的别致啦。怕不是提前过上了老年生活?”

王爷儿摆摆手,语气很是谦虚,“您不也是?佳人不顾,兄弟不管?”此话不假,佳人乃是姑姑,兄弟是亲弟弟,这可不算危言耸听。

他俩你来我往,怼出非凡气势,老板娘看得一愣一愣的,不知这就是他俩的相处模式,正所谓“小怼怡情,大怼伤身”,他们就爱挑点对方的刺。

 

有益身心。

 

他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诸葛青给小白打电话,王也随随便便地靠在藤椅上,懒懒地看周围,茶馆里种了梅花,隐隐有暗香浮动,那红梅真好,映得人眼睛都暖了,他们俩捧着茶碗,手也是暖的,茶馆外传来小狗欢快的叫声,诸葛青原是笑着打电话,教那小狗一惊,笑痕愈发深了

 

王也突然想起一句诗,用在这好像有点不恰当,但没关系,他想用吗。

“花气袭人知昼暖。”


他哈了一口气,心想,“挺好的。”

希望能和狐狸度过下一个暖冬。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