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川

仍爱江河

【凯尔特百合组】弃鞭

32岁&24梅芙
不想写了,一丢丢
感谢梅林的客串
【一】梅芙24岁,一头柔顺的粉发,她出演《战马》那个妩媚又剽悍的女王,挥着马鞭站在战车上,清纯又放荡,是火花,是冰霜,媒体盛赞她一双眼睛是水银,眼波流转间都是毒,底下一条评论置顶,每加emoji也没用标点符号:“那是因为你没看过斯卡哈的戏。”像是生鱼片放在冰上冷冷地端上桌。

看见这条评论的时候梅芙穿着她宽松的邋里邋遢的长T恤窝在沙发里,“咔吧”一声咬碎了嘴里的pocky,饼干屑撒了一脖子。

她恼火地私信前男友截屏过去,
“见鬼,我哪点比不上那个老女人?!”恨意化作钢铁车轮在每个字符上留下深深的车辙。

弗格斯动作快,回复简洁:气息。

她气得发抖,转身问一起搭过《混乱北美》的阿周那,对方的手机秘书回了她,默认回复让她又是一阵抖。

隔天她吃早餐,迟疑要不要在麦片里加东西,捏着腰上的肉一甩头发——她还是摄取多少卡路里都不会改变体型——让斯卡哈和她的戏见鬼去吧!

结果她手机一震动,她再一低头,茫然地看着那行短信,真不愧是短信,字少得可怜:你好,斯卡哈。

嗯?她搅着麦片,表情迷茫,恶作剧?我不就自己冒充28个水军回复了吗?

愿意来我的工作室吗?

【二】
梅芙一身白,去梅林约定的地点试戏。

梅林眼睛毒辣,当年一眼相中毫无底子的阿尔托利亚,当时她在街边吃冰激凌,柔软的金发在脑后盘成优雅的盘发,有发丝不听话从整齐里跳了出来,在阳光里淡淡的散着辉光,绿眼睛温柔,蓝发带纤柔,梅林想都没想就走过直接把名片给她,又把她捧成最佳女主角。他现在又相中梅芙,想和她合作,今天是去试戏。

那条短信好像条蛇盘在他心上,嘶嘶地吐着红信子,鳞片摩根石似的发亮,介于紫和红。

梅林说:“你好像不太在状态。”懒懒地靠在椅子上,一手捧着一杯热饮,一手搭在椅背上。

他调出斯哈卡很多年前的戏,一个小众的法国文艺片,并不是很出名,后来的影帝兰斯洛特当时也不过是个法国小年轻,达芬奇善用比例,让斯哈卡靠在楼梯的护栏上,精准地计算过的位置上她一掠头发,还是24岁,银幕上她永远24,美丽定格,影像不灭,是干花夹在书页里,梅芙啜了一口蜂蜜茶,心里骂了句脏话,觉得鞭子抽中了自己。

你该自然点,他说,像这位一样。
别挥着鞭子,试试放下。

【三】库丘林觉得有趣,他用自己的小号发了一条新的影评,配图不知是谁的唇。
“女人是最有趣的,她可以用唇吻你,也可以用她的嘴咒骂你。”

粉丝们纷纷猜测他才这次是在评论哪部电影?有人坚定地说一定是梅芙的新剧,她进了新工作室接了新剧,工作室发的海报里里红唇如樱。
梅莉说,对,是这样。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