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川

仍爱江河

【也青】简单的日子

现代异人和家养狐狸的故事,算半架空吧。乱写写。

……我可能是爱上了这种老年生活般的文风了QAQ

 

诸葛青睡得浅,夜里醒了迷迷糊糊,似身处云雾,被什么东西包裹了起来。他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掌心薄薄的一层汗。回忆一下睡前被子是虚盖在齐胸处的,想来是老王半夜回来看见,怕他着凉,给盖上了。

喔,老王。

……老王呢?

他不轻不重往身侧踢了一脚,还好,没踢空。

老王在啊。诸葛青放心了,一翻身又睡去。

 

王也神游太虚,也是睡的迷糊,得,老青一脚踢过来,什么蝴蝶,什么庄周,都毫不留恋地给他挥手告别。他在黑暗里睁了眼,罪魁祸首呼吸均匀,已然睡着了。

 

王也摸了手机捂在枕头底下看,白光悠悠衬得他黑眼圈愈发明显,北半球的冬天昼短夜长,五点多钟窗外的天墨一般深沉。

 

王也想着要睡又睡不了多久,罢了。轻手轻脚摸起来。拿了衣物,看见诸葛青那块玉放在床头柜上,一并拿了,悄无声息出了卧室。

 

开了客厅里一盏昏暗的小灯,王也慢悠悠换衣服,土黄一件羽绒服,是外卖小哥冬日标配的服装,他想了想,顺手把青玉放进自己兜里暖着。

狐狸昨天抱怨早上起来戴玉脖子凉,今儿给他暖着。

 

进厨房翻翻找找,发现燕麦没了白糖也剩的不多。王也心想下次再买点。

他王大少爷从小养尊处优,家庭优渥,按理说应该是油壶倒了都不知道扶的性格,古话来说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在厨房里操作竟是行云流水,下个面都挺洒脱,煎一个单面煎,煮一个白水蛋,洗几片白菜叶子,切点青白小葱,悠悠闲闲,稳如老狗,不自乱阵脚。

哎,家有狐一言难尽,非得多学点生活技能不可。

 

六点诸葛青打着哈欠从卧室里走出来,狐狸毛蓬乱,松垮垮一件睡衣,锁骨都看的明晰,他小粉丝看见了非得失声尖叫不可。钻进卫生间洗漱一番再出现,啊,又是我村一朵娇花,水灵灵的,好像刚从路边掐下,带露插在波光荡漾的瓶里。

 

诸葛青桌上吃面,心道好吃,话溜到嘴边却又变成了调侃老王手艺的话。

王也翻个白眼,餐桌下踢一脚过去,算是报了今儿早上的仇,“得了吧您,有吃食就算不错的啦,我大清早不爬起来伺候您还没得吃呢!”

 

吃了饭诸葛青乖乖把碗收到厨房里,探出小半个头问王也玉哪去了,手上沾着点洗洁精那种亮闪闪的泡沫,五彩斑斓的,哪里有诸葛家男神的形象,不止神仙下凡,简直是跌到凡尘里去了。

哎,好在他自个儿乐意。

 

 王也收拾桌子,头也不抬,“我这给你收着哪,你下次守好点,要是小偷摸进屋,看见你明晃晃一块玉放在床头不拿才怪。”

 

诸葛青晃晃手里的泡沫,有一星半点掉到他脚背上,他不在乎居家形象,笑眯眯地让老王给他戴上。

老王一叹气,手洗干净了再从裤兜里掏出玉,一伸手,从诸葛青几缕悠悠荡荡的碎发底下伸过去,玉在锁骨以下几厘米正中央定好,在他颈后把红线的活结打好。

 

他俩下地下室开车,直奔高架桥,路过一家商场,明晃晃的一张珠宝海报占据了大片广告位。

现在的广告都这样,故弄玄虚,乍一眼看你绝对不会知道到底是什么广告,那张巨幅海报上模特穿了件白衬衫,开领口两颗扣子,露出明晰的锁骨,随随便便躺在地上,两分魅惑三分张扬还有五分若有若无的哀伤,黑色的裤子和黑色的背景融为一体,在这黑白两色的海报上,黑线穿玉挂在模特脖子上。

那玉,真是很耀眼啊。

 

老王开车倒是目不斜视,诸葛青趁着高架上有点堵拍了张照,有一搭没一搭地和王也开玩笑,“老张效率还真高,今儿就挂出来了。”

王也看到前面的车潮有所翻涌,慢悠悠地说:“拍就拍呗,非得开两颗扣子干啥?”

撩妹国手一耸肩,“这您就不懂了吧,现在小姑娘都喜欢这一套,露点锁骨啥的,要露不露的。”

哼。


评论(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