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川

仍爱江河

奇迹的礼物

是刀吧……?

迟到抱歉,辛苦主页君了!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0】

“我可以给你一个奇迹。”

创世神笑着说。

 

【1】那是个苦寒之地。

冰河在阳光下沉默地伸展开,看似平静,汹涌的暗流却在下方奔腾撞击;冰洞大张,里面是幽深的冰的长廊,封存着极光;冰姑娘唱着歌,雪白的长发冷冰冰,她思量着谋害下一个生命。

生命在那里是个奇迹。

 

金只提了一盏小灯,穿过风雪,绕过冻结的湖泊,摇一摇白桦树上的雪,念诵那个不可思议的魔咒。

好像有金色的滕蔓顺着他生长,脚下生成了法阵,在白茫茫一片霜雪中,出现了幽深的、不见一丝白色的树林。

仿佛有一个看不见的玻璃罩子罩着,风雪都被隔绝在外。

金毫不迟疑地踏了进去。

 

玻璃罩子里是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和煦的风拂过金的脸庞,隐约传来鸟儿婉转的啼叫声,阳光透过树叶洒在他身上,暖洋洋的,他忍不住伸了个懒腰,打了声招呼,“呼哈~格瑞我来啦!”

他嗅到空气中微苦的香,脚步轻快的走向林子中央的小木屋。

 

金的视力还是很好,远远的他就看到格瑞,挺拔得像棵白杨,端正秀欣,面前一口大锅,像是在熬制什么。

一如昨日。

 

“格瑞~”金笑眯眯地扬了扬手,“今天在煮什么?”

 

“药。言简意赅,很有格瑞的风格。

“真冷淡~”金轻车熟路地给自己倒了杯热茶,熟练地像是在自己家里,“明明格瑞这里这么暖和,外面那么冷,结果格瑞的语气还跟外面的风雪一样冷。”

格瑞不动声色的往金的茶里加了两块方糖,“知道冷你还来?”

金悠晃着脚,拉长声音,“没办法,”他笑得眉眼弯弯,好像是融化的积雪,干净透亮,化作潺潺的溪流,一路流到格瑞的心湖里去了。

格瑞往药里加了些东西,搅拌了几下。

金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说话,“是什么药啊?”

“……你问那么多干什么。”

“啊呀呀告诉我好不好?”

“……”

“切,真小气。”

 

只听见咕噜咕噜的水声。

“呐,格瑞,”金趴在椅子上,好像一只软踏踏的烙饼,“如果,我是说如果,”他斟酌着用词,背对着格瑞,谨慎得好像是在浮冰上匍匐前进,“我在这个超级大的冰原上——”他在空中划了好大一个圆,“失踪了怎么办?”

格瑞切雏菊根的手顿了一下,淡淡地回答,“你不会失踪的。”

“如果啦!我都说了有这个大前提啦!”

“……除非奇迹发生,你这个笨蛋才会找不到回家的路失踪。”

“如果!”金嘟起嘴巴,“好歹认真回答一下啊!”

 

水声小下去了,格瑞抽出了几根柴火,沉默着在地上踩灭了火星。过了一会儿,他才回答,“你不会失踪的,”他的语气竟是软的,“不管你跑到哪里,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金从椅子上抬起头,额发挡住了一点视线。

他轻轻说:“太好了,这个世界的格瑞也是个温柔的——”

他话还没说完,金色的藤蔓忽然蔓延了上来,他连话也还没有说完,就消失了。

像冰雪消融,无声无息。

什么?格瑞目瞪口呆地扑过去,怎么一回事?

就在一转念之间,他的大脑空白了一下,他茫然地听着鸟儿的歌声,疑惑地想刚刚自己为什么会扑过来来着?

 

【2】格瑞的银发在水里散开,随着水波荡漾起伏,像是海藻,又像是银色的月光。

他淡淡地抚摸着赤红的珊瑚,仿佛下定决心一般,一摆鱼尾,搅起海底洁净的白沙,游向海面。

 

海底的水是宁静的,海面上却不宁静。他从汹涌的波涛中探出头,看见一艘巨船如枯叶般脆弱地左右摇摆。最后终于不堪负重,船从中间断裂,船头船尾可怕地倾斜起来,一点点被海浪吞噬。

海风送来了人们的哭喊声。

 

啧,麻烦。谨记着海底魔女的告诫,格瑞只是远远的观望,但他看见一块浮木悠悠向自己飘来,金发的少年吃力地游着,好像下一刻就会坠入幽深的海。

 

……不可以见死不救啊。眼看金发少年一点点脱力,格瑞一咬牙,摆尾游了过去。

 

……

“咳!咳!”那少年醒了,他吃力的睁开眼睛,惊讶的发现自己在一块离海岸非常近的、小小的礁石上。

“我是怎么……”金看上去很疑惑,伸出双手,看着只是浑身湿透了的自己。

然后,他就看见了因为担心而一直在附近徘徊的格瑞。

紫色的鱼尾和人类的上半身融合在了一起,格瑞绕着那块小小的礁石不断地游,他有些烦躁,在海面上他无法发出声音。

他很想说话,很想问问这个陌生的、跌入海的少年为什么能在昏迷时叫出他的名字。

“啊。”金看上去并不吃惊,竟然微微笑了起来,像是难得射入海底的阳光,“果然是……”

他伸出一只手,按在人鱼湿漉漉的脑袋上,紫色的眼睛微微一怔,和那双碧蓝如深海的眼睛对上,“好久不见。”金轻轻说。“真是个奇迹啊……这个世界的你,竟然是人鱼吗?”

 

金色的藤蔓忽然蔓延了上来,金因为湿冷打了个哆嗦,他微笑着。

“再见。”

 

格瑞的脑子空了一瞬,他茫然地游向深海,想,自己为什么会在浅海附近。

 

【3】金睁开眼,好像是溺水的人被救起,身上一片冰凉。

 

他身边,一团模糊的光影,带着温柔的笑意,“怎么样,这个奇迹怎么样,每一个都是不同世界的他喔。”

 

“这可是,你向我索要的,奇迹的礼物啊。”

 

创世神恶趣味地笑了起来。

 

去到不同的世界,见到不同的他,却只能如泡沫般停留一瞬。

 

这不是奇迹吗?我让你在见到了死去的他。

 

 

评论(2)

热度(44)

  1.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澄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