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川

仍爱江河

【也青】心房

心是个房间,你猜猜,里面装了些啥?


诸葛黑去年14,今年十四,明年还是14。任时间匆匆流去大浪滔天他也还是这年龄,不变。

用汉字还是数字都随他的便,他诸葛大爷爱怎么想,怎么想,乐意就行,随性最好,舒服至上,其他的,统统不管。

 

但仅限于想,诸葛黑在这白亮亮的小房间盘腿坐着托腮,其他什么也干不了,只能乱想。

真的好无聊,他想,诸葛青那个笨蛋多久没来找自己了?

“不过才几天而已。”他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温和的对他笑笑,眼睛下面有一圈乌青,“你觉得无聊,我可以陪你坐坐。”

“呸呸呸!”诸葛黑恶狠狠地挥手,“你怎么又来啦!?赶紧走!”

那人穿了身道袍,懒洋洋地起身,听话的走了。

 

诸葛黑气鼓鼓的鼓起腮帮子。

什么人啊!

不知从何时起,这人时常出现在这个小房间里,每次话也不多,只静静地在他身旁坐着,偶尔他来了兴趣,跟这人聊会儿天,那句话惹诸葛大爷不高兴了,挥挥手让他滚,那人就真的好脾气的滚,笑得跟个耳背的老年人似的,唇边一点懒懒的笑,好像诸葛黑说的不是滚,是“哟王大爷今天也出来遛鸟来啦?”

 

诸葛黑躺在地上,把身体摆成一个“大”字。接着想刚刚那人。

他觉得奇怪,自己在这小房间里呆了那么多年(虽然他对时间没什么概念),试过,这房间只有那么大,他可以蹦蹦跳跳很久,摘想象里路边的花,看想象里溪边的草,和想象里的小松鼠说说话,再大,没了。

或者说诸葛青的心只有那么大。

这话好像说的有点贬义,他有次和那个奇怪的人说起过,那人笑笑,慢吞吞地说,“哎呀,你不知道,这算不错的啦,我见过有人的心只有针眼那么大。”他声音低了下去,嘟嘟囔囔,像是在抱怨,“像我师傅,小气得很,我被除名之后再去见他,上个山居然还要给门票!”他拍拍身边孩子的肩,叹气,“他这个年纪,很不错啦,心境称得上开阔了,只是还有些遗憾……”

诸葛黑觉得有趣,“你师父谁啊?”

“一小气鬼。”

“你谁啊?”

 

“我?”他笑笑,“下次再告诉你。”

 

太讨厌啦!诸葛黑满地打滚,太讨厌啦!

他一咕噜坐起来。

可是说来也奇怪,自从有了那人的存在,这破地方也越来越大,能放的东西越来越多。

是好事吧?诸葛黑想。

 

咱青哥今多喝了点酒,话也多了,他拍拍咱也总的肩,说话有些含混。

“知道啵,侬这银,错就错在性格太好了。”

“是是,”王也滴酒未沾,扶着诸葛青,“我的错。”

“诶我见了你之后才发现之前学的东西太少,汉臣诸葛亮的后代村子里待久了,简直是……”他打了个酒嗝,小马尾一晃一晃的,狐狸眼睛眯得厉害,“哎,总之终于跳出井了。”他挥挥手,动作挺眼熟,“不提哦!”

好了,不提了。

心房里的事,还挺长,咱下次再说。


傻逼我的话:

感觉青哥的心魔……莫名怪可爱的……(太奇怪了吧我!)

所以想试试“心魔遇见老王”

就是这样,嗷

下次写个老王的吧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