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川

仍爱江河

【也青】懒

来,您跟着我走,在这叫“王也”的河边溜溜地走,今儿我们玩点特别的,来个逆流而上。
得,逆流而上,您可悠着点,别一口气走过了,人生的河不长不短,您看仔细,对了,就是这,咱们也总还14岁的时候,来,拿根木棍试下水深——哎呀不好意思,我忘了,这时候的王也青葱少年一个,水灵灵的,哪像之后水深的要死啊?!来,一个猛扎子,扎到咱也总青葱岁月里。

14岁的王也还没出家,听老师讲说明文,分析下定义和作诠释的区别,他幽幽一个哈欠,觉得没什么意思。
他王也这人天性散漫,由此得了个神技,人家做说明文绞尽脑汁地想是下定义还是作诠释,他,晃一眼就知道是啥——让他觉得舒服的基本上都是作诠释,他感觉被拘着的,不舒服的,通通都是下定义。
王也不喜欢被拘着,紧得慌,不舒服。他是个难得的好脾气,人家十多岁正是青春期,一个个歇斯底里恨不得用血书写青春,他王也白开水似的,温吞,稳妥,和善,别人想讨厌都讨厌不起来,他在班里人际好的吓人,女生说他绅士,男生说他冷静。

他真是懒得发脾气,没别的啥,就是脾气好,忍得住。
他回想起来那段岁月,感觉好像有小羽毛在心上拂,有点痒,但王道长定力好,忍住了没笑。

他记得有一次宿舍里男生讨论“喜欢”,一个二个小伙子谈起喜欢的姑娘,脸红得像芙蓉花,柔柔软软的红,羞涩又腼腆,你推我我推你,谁想说就说,不想说的硬逼着说。一男生一转头问他,“诶,王也,你喜欢什么样的?”
嗯,省略句,他突然被问起,居然第一反应是这个,得补充一下宾语。
然后他笑,“我?……嗯……”啊呀呀,他挥挥手,想了一想,好脾气地说,“不让我不舒服的就好。”
他舍友面面相觑,打趣他思维与常人不同——人家都喜欢长得乖的,您老人家可真是个老人家!

真是flag高高挂起,他王也后来出家,又还俗,远离尘世又回到尘世。
喔,还遇到了只狐狸。

王也再去读了遍聊斋,十几岁时他也读过,读里面的文言现象,现在,啧啧,老年人了,读读里面各种各样的狐狸。
深情似海的,知恩图报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市侩的,狡猾的,绝美的……
各种各样的狐狸把他脑袋翻来覆去炸了个遍,他合上书,闭了眼,脑子里的却是一只狐狸,青毛的,跟在他后面,虚眯着眼。

他扪心自问:他跟着你,你觉得不舒服了吗?
心说:还好吧也儿爷。
他不满意说:心你也太不负责了吧,就这样?
心委屈:我就是您吧,您还嫌弃自己?

王也进了内景,问答案。
小小一个光球悬在他面前,他迟疑了一下,伸手去触。

……

………

…………

啥玩意?王也道长傻眼了,什么子鬼操作?

他伸手,光球退。
他收手,光球进。
他左推,光球右转。
他右握,光球左飞。

他最后叹口气,挥挥手,作别答案,好像那是天边的云彩,算了,懒得知道答案了。

诸葛青给闺蜜傅蓉打了个窗口抖动。
傅蓉秒回,“啥事?”
“知道么?”
“?”
“少年有时候也挺讨厌友人的好脾气。”
“…?”
“他脾气太好,太懒散,答案躲开了,他也懒得去再问。”
傅蓉迟疑了会会儿,打字飞快。
“允悲=_=”

傻逼我的话:
  这篇我大概想写一个“懒散”的道长,隐约知道诸葛青对他的情感,清楚知道对他的态度。
最终因为“懒散”,放弃了确定诸葛青对他到底是怎样一种情感。
(太乱了……你们打我吧……)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