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川

仍爱江河

【也青】说啥

早晨京城雾霾弥漫,得,他王也诸葛青不信邪,不戴口罩往公园里一钻。在一群打太极的爷爷奶奶里显得有些突兀。

王也觉得今天这架势挺奇怪,早上他还没睡醒呢,诸葛狐狸一通电话把他叫醒。得,等他睡眼朦胧扎个马尾悠悠哒哒到了约定地点,就看见诸葛狐狸在公园长椅上一坐,松松垮垮穿了件白衬衫,旁边放了俩矿泉水瓶。

“来啦。”他笑眯眯。

然后就没话咯,公园里看鸽子的地方有俩长椅,左一个右一个,他俩一人找一个坐,跟小学那“画一画图中的轴对称图形”一样,动作也一样,双手支着下巴看鸽子起起落落。

他王也好脾气,鸽子兄弟看的准了,嘀嘀咕咕商量下,“得,就这兄弟,头不错,走我们去歇着。”一个二个神气活现,小红爪子在中海集团老总儿子头上踢踢哒哒。王也那余光一瞥诸葛青,惊了,咱们青哥在那咕咚咕咚灌矿泉水,那架势,跟东北人酒桌上灌酒似的。

俩字,豪气。

灌完了擦擦嘴,诸葛青起身把瓶子扔进垃圾桶,嘟嘟囔囔说了句啥。

“诶老青你去哪?”
“……”诸葛青又说了句啥,又湮灭在风声里。
故意的吧,刚刚这货绝对捏了个风诀。王也想。
他思量着不对,倒回去一闻,得,瓶里的是酒,还是白的。
从碧游村回来老青就不太对,他想,一边去追。
可别出事。他又想,老青刚刚,是想说啥?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