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晨之

咸鱼文手,基本脾气很好
杂食性动物
fate/凹凸/一人之下/文野/HP/神探夏洛克/k

【瑞金】异地恋

是傻白甜:)差异是好事还是坏事呢?辛苦主页君了,迟到很抱歉!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无法在一起。”电视里的女主角痛心地伸出一只手。念着娇柔做作的台词。
“差异无法消除,何况是异地恋啦,这女主也真是的,非得这样。”艾比道。
“异地恋我们身边不是就有一个嘛。我现在想想都觉得很不可思议。”凯莉划拉着手机,一抬头,“金~啊~格~瑞~啊~他们俩明明那么不一样。”电视里的Soap opera 熬到高潮,女主泪光隐隐,故作西子捧心状,“一个是西伯利亚内蒙古冷高压,一个是亚热带季风呼呼的刮。”
“结果还是在一起了,”艾比嘎嘣咬碎了嘴里的饼干,好像那饼干是那位天天隔空秀恩爱的。“破事没有。连点雨都没下。”
“……丹尼尔老师会不高兴的吧。”莱娜淡淡道。
“没事没事,”凯莉隔着安莉洁给莱娜递来薯片,回手再给安莉洁塞了颗糖到嘴里。“都毕业了你就别怕了吧。”

得,俗话说得好,三个女人一台戏,凯莉安莉洁莱娜艾比四个女孩儿,周末一起约着到凯莉家,美其名曰老同学交流感情,实际上就是瞎叨叨。

这不今天她们叨叨了老同学。

“哎呦你可别说了,”凯莉犯了个白眼,用劲之大好像想要把怨念传给远方的银毛,“我上次就让金陪我出去逛个街。他手机没电了,陪我浪了一下午买东西,格瑞都能在电话里跟他生气。”
“呦!”艾比来了兴趣,“格瑞能生气?”
“……他沉默了10s,应该也算生气了吧。”
“不怪他,”莱娜看了一眼茶几桌上的一张照片,狐狸耳朵挺眼熟,只是她们关灯看电视,看的不真“金上次不是突然晕倒了吗,还是紫堂送他去的医院。”
“啊呀呀,这就是异地恋和同地的差异啦~”凯莉摇了摇手机的棒棒糖,“距离距离产生不了美,还会拉大彼此的差异。”

凯莉真的是个乌鸦嘴。

金眼泪汪汪,下巴抵在桌上,一只手弹着酒杯,“叮叮当当”的响。安迷修在旁边辛苦的伤脑筋得很。
“好了好了,”安迷修拍拍他的肩,好像职场上的老油条安慰着新人,“没事的啦,不就是……”
“有事!”金突然很大声的说,“就是有事儿啊!”
安迷修给从手机前抬头的老板微微点点头算是道了歉,他夸张做了个口型,没发一点儿声。
“情场失意,抱歉!”
那大叔严肃点点头,还比了个OK,把纸巾一甩就甩到他们面前的桌上。

得,快准狠,这一手不知练了多少回,那大叔牛气地把烟屁股往烟灰缸里一戳,对安迷修比了个大拇指,好像在说加油!这时候的姑娘,啊不,男孩最好戳!
安迷修简直想找个地缝钻下去,或者扯着大叔衣领,“大叔你搞错啦,我就是来安慰我情场得意的学弟。”

对,是得意不是失意,他安迷修现如今也没谈恋爱,比不上金这个脱单的家伙。

安迷修比金比格瑞大一岁。从小就是他俩的学长。你说巧不巧?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他们三都在一个学校,加上几家人住得近,有事没事儿常聚聚,关系好的跟一家人似的。

得,真是“一家人”。
大学格瑞去了另一个城市,安迷修金还是在一个学校,本来悠悠闲闲大学日子就过去了,结果呢?喔,他安迷修从小看着长大的俩弟弟在一起了。
金告诉他那天晚上安迷修面无表情。他心里只有一词儿。
内销。

诶你说内销就内销吧,安迷修知道了也没啥,俩孩子不愿意告诉家长,他这当哥哥的得担待点,每次逢年过节格瑞回来几家人一聚会,金和格瑞就没了影,安迷修面上硬撑心里冷漠,他一个五好青年被俩孩子逼上牌桌陪家长,还得笑眯眯扯点谎,“喔,金啊,他带格瑞去图书馆了。”“阿姨,他们去见老同学了。”
怎么可能啊,有谁愿意去夹在他俩中间发光发热,为世界贡献一片绿呀。

安迷修也感叹,这俩人差异那么大,居然也能在一起。
格瑞什么人啊,冷,淡,冷淡这词放他身上都得拆开说,又冷又淡。对陌生人冷,对不上心的事淡,成绩好长得帅人品没话说,上小学时就这样,年年三好学生都有他,他上台发言,搁别的小学生身上非得敲锣打鼓告诉全家亲戚,他格瑞,每年都悄咪咪自己把稿一写,上台就埋头照念,念完一鞠躬,把稿一折,放回校服袋,下台了,脸不红心不跳。他妈都是做清洁时才发觉自己儿子有那么多奖状,还纳闷自己怎么从来没见过。
上中学后那就更别说接着上厕所为由假装路过他教室的女生,一个接一个,跟春天的落花似的,你没那个赏花的心,它自己都落在你面前,让你把它瞧个仔细,他格瑞呢,把窗外桃花当地下春泥——就当不存在。
到了文艺汇演,得了,那台下女生只恨自己身心不够大。陶醉在自家男神的钢琴声里。

那金和他的差异可就大了,金吗,各课老师提到了先摇头再点头。“哎,这孩子……多聪明啊,可是就是不愿意努力!”
金好看和格瑞不一样,格瑞是高岭之花,寒颤颤开在雪域,可远观其他啥都不能干,金是银杏,挺拔干净,你可以在树下打个盹看本书谈个恋爱海誓山盟,拍拍他的树干叫他好哥们,他都笑,笑容干净跟那30年前没被污染过的天似的。
喜欢他的人觉得银杏小哥一身都是宝,结的果都能入药,不喜欢他的人觉得落叶烦。
金这人,喜欢他的人多,不喜欢他的人自然也多。

差异摆在那,这俩人还能好生从朋友起步再到恋人无期。

金含含糊糊的叫声把安迷修拉回现实,他叹口气,把外套往弟弟身上一披。

今天金不知受了什么刺激,拉着他往馆子里一坐,二锅头下肚,絮絮叨叨说自己这人不够优秀,怎么怎么不好。

安迷修叹气。“你要是不优秀怎么考进这学校的,凹凸学院那么好考那岂不是人人都能考进来?”
金听不进去啊。
那他这种小太阳似的人就这样,心里有事一股脑全往心里憋,你扔个垃圾,焚烧还有人负责,心里有事总不能像计算机一样一键删除吧?

心里事多了,憋久了,是要出毛病的。

安迷修也不说话,给狗子顺毛似的捋金的发。

“……哎呦两年前也是这么个晚上,”他死盯着餐馆的白炽灯,好像那是月亮,他和金对酒当歌,月下谈心,什么老板什么餐馆,不存在滴,“也有个傻孩子跟你一样,跟我说自己不够优秀,和喜欢的人差异太大,”他揉揉眉心,“所以说谈恋爱真可怕,我就安慰他‘差异大没关系,一切看你自己’,你要是喜欢一个人,你习惯了在他身边的一切,他突然跑开了,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被抛弃了?”

只有淡淡的呼吸声。

他接着说,“异地恋是很不容易啦,他的城市下雨,你的城市雾霾,你深夜里难过他不知道,你在手机上编了一条短信想对他说点什么,结果呢,删删改改,发过去一条‘早点睡喔’。他很辛苦,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里,独自一个人,可是你们再见面的时候都只说让对方不难过的话。”
“但是没关系呀,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有异地有性格有习惯的差异……一切都只是为了让彼此更好啊。”

安迷修起身结账,金已经睡着了,大概没听见。
“不过,”他一转头,“格瑞你还真沉得住气啊,”他对餐馆门口一喊,“看见自家小朋友哭成这样还不安慰。还在那听那么久墙角?”
“你在我也很放心,”餐馆门口闪出一个冷淡的人影,“而且我也想听听金心里怎么想的。”
“你怎么想的?”安迷修小心翼翼把金抱起,递到格瑞怀里,“打算结束异地恋回来了,这次不声不响就回来了?”

格瑞把金背起,调整姿势让金睡得安逸一些。
还真是视若珍宝。安迷修想。

“嗯,”他点头,“辛苦您一直照顾他了,我申请了交换生,可以回来了。”

“用的是回来啊。”

“嗯,”格瑞一顿,“虽然我们俩之间一直都有差异,但是,我觉得,”他斟酌了一下用词,“我在他身边比较好。”

“好事呀,”安迷修笑,“加油。”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啦,就算有差异也没关系。
因为我,一直都喜欢你呀。

评论(2)

热度(58)

  1.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乐晨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