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晨之

咸鱼文手,基本脾气很好
杂食性动物
fate/凹凸/一人之下/文野/HP/神探夏洛克/k

【瑞金】深夜里的小故事

祝金宝生日快乐。
一个温柔(guichu)的生贺。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辛苦主页君了!( •̀∀•́ )谢谢!
(说实话这真的是深夜吗?)
(好吧,这就是个……)

“哇呜!”金哆嗦了一下,哈出一口气,白雾弥散在空气里,他缩了缩脖子,把围巾又绕了一圈。“天——真——冷——啊——”
“冷还出来散步?”格瑞目不斜视,双手插在风衣外套,“深夜散步?”
“没关系,我想出来散步就出来散步吗~不是格瑞陪着吗?”金笑眯眯的,指着天空说,“看诶!今天晚上有星星啊。”
“今天有雾霾不可能看见的。”格瑞扯了扯自己方格细纹的围巾。
天真的很冷,他和金给隔壁安迷修先生打了个招呼,安先生牵着只金毛,上身一件简简单单的几何毛衣,搭一件长外套,下身一条修身的长裤,线条干干净净,他家的狗也穿上了宠物小背心。
打招呼的时候安先生对格瑞眨了眨眼,然后用声生硬的咳嗽掩饰过去。
“……”【未免咳得太明显了点】格瑞想,不露声色的又扯了扯围巾。

他们接着走。

紫堂用黑漆漆的塑料袋装了什么,看见他们一个激灵把塑料袋往后一藏,“金金金金!你和格瑞散步是吧哈哈哈!”他一推眼镜,“哎呀今天天气真好,星星真圆啊……不是我的意思是路灯真美啊!”
“……”啧,更明显了。
还好金没有认真想紫堂的话,逻辑上有多么恐怖。他蹦到紫堂幻旁边,戳了戳那个黑漆漆的纸袋,“咦——紫堂,这个袋子里装了什么啊?好像是一个方形的盒子?”
“——啊这个是……”紫堂朝格瑞投来了一个求助搬的目光,“是……”
“是本小姐的鞋子啦。”凯莉从紫堂背后走开,声音懒洋洋的,“是高跟鞋啦高跟鞋,今天我和紫堂去逛街,我走累了,买了双新鞋,把高跟鞋换下来了,旧鞋放在鞋盒里。是不是啊紫堂?!”
“——啊啊啊是的!”紫堂明显松了一口气,摸了摸头,“今天我去陪凯莉逛街来着。”
凯莉好像刚看到格瑞似的,“呦,出来陪金散步啊。”
“……嗯。”
“你们‘慢慢’走,我和紫堂先回去啦。”凯莉接过紫堂手里的东西,“byebye~”
“可是……”金难得的反应了过来,“凯莉……你家不是在你刚刚走过来的方向吗?”
“是啊,”凯莉一顿,“我是来找紫堂拿鞋的。”

无妨,继续走。
【……凯莉随机应变能力比紫堂好多了。】格瑞想。

“今天的大家,都好奇怪啊。”金把头埋在格瑞肩头,声音闷闷的,“是因为什……”
话还没说完,一个声音打断了他,“呦,这不是格瑞吗?”
是嘉德罗斯,小区里的九岁儿童,他的背后跟着两位监护人。
“怎么?陪……”他傲慢地说,却被身旁的绿风衣打断。她俯下身在九岁孩子的耳旁说了些什么,“诶……是吗?啧。”
“好了我知道了,”他不耐烦地对金甩甩手,“我会去渣渣的……”
格瑞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第一次被眼神威胁的嘉德罗斯难得的闭了嘴。
【说话的话,以后都别想和我练剑了】

接下来,雷狮和他的弟弟的态度也很奇怪。
“……”金摸了摸自己的头,“卡米尔为什么摸了下我的头啊?”
“不知道,”格瑞抬手看了一眼手表,“要回去了吗?”
“嗯。”金闷闷地回答,“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金都没有说话。
【不会太过了吧?】
【不……因该不会的】
格瑞的手心有一点点汗,不多,就一点。

上楼,掏出钥匙。
“金……”格瑞停住了开门,“我有话对你说。”
【眼睛,一点点亮起来了啊】
金看上去很期待。
【……蠢死了】
格瑞扶住墙。
【……这个姿势,好像叫壁咚来着吧】
金脸红了。
【……要说出来吗】
“金,生日……”
【……距离有点近啊】
靠得越来越近。
“快……”
【……快碰到了……】
“l……”
才发出第一个音节,门突然打开,“祝你生日快乐!金!”
凯莉探出半个头,紫堂捧着蛋糕,安迷修笑容呆滞,雷狮满脸冷漠,卡米尔扯了扯围巾,嘉德罗斯的棍儿掉在了地上,雷德拉住了祖玛的衣角,祖玛拍开了雷德的手……
大家都在啊!
“………!?!?!?!?”

空气突然凝固了。

啊,这真是个,温暖的,深夜,小故事呢。
【笑】

评论

热度(27)

  1.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乐晨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