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晨之

咸鱼文手,基本脾气很好
杂食性动物
fate/凹凸/一人之下/文野/HP/神探夏洛克/k

【瑞金】牙疼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辛苦主页了!( •̀∀•́ )

来自星月魔女的一条说说
——我有时也在想,是不是该远离幼驯染。

“说吧,”嘉德罗斯把手机拍在凯莉桌上,“解释一下。”

“没什么好解释的,”凯莉心平气和地玩着手机,“我只是转了一条说说。”

螺丝头上青筋暴起。
“哈?你他妈给本大爷说这?”他一脚踩在凯莉桌上,扛起大罗神通棍,“我他……”

凯莉抬脸,看着跳级的九岁儿童,“……你一只脚踩在雷狮的凳子上,另一只脚踩在我的桌子上。”
“本大爷怕他?”
“不,我的意思是校领导最讨厌这样了。”
“?”
“——丹尼尔教导主任好。”凯莉收起手机藏起零食翻开校本换上36℃的笑。
“你好,凯莉。”他们的教导主任丹尼尔回应她37℃的笑。然后对身边的金毛说,“嘉德罗斯同学,放学来找我,好吗?”

“凯莉,”紫堂待嘉德罗斯和丹尼尔走后摸了过来,“嘉德罗斯没事来找你干嘛?”
“喔,我转了一条说说,”凯莉亮出一张照片,“顺带提醒了下列表这里面的人是谁。”

星月魔女:诶提醒一下最后面拿了个棒的是螺丝,不是金,前面那个抱着杀马特的才是。
【图片】【图片】

紫堂推了推眼睛,看着图片,图中的“凹凸牙医”很明显,在后方一见不开心的包子脸很明显,他后面的一绿一红两个监护人也很明显。
……喔最明显的是图里一脸牙疼捂着腮帮子的金。
……因为他紧紧搂着旁边的银发杀马特。
……满脸委屈。

“……金和格瑞?”
“啊。怎么了。”
“金怎么了?”
“牙疼。格瑞带他去看看。”
“没事吧。”
“呵,他和格瑞在一起能有什么事?最多是……”
“……我是说金的牙没事吧。”
“啊呀呀,他吵着牙疼,其实就是长尽头牙了,加上杂七杂八的各种事,牙疼,格瑞带他去看看,应该没什么事吧。”
“中午的时候安慰一下金吧。”

午饭,学校食堂。
“金,”好妈妈紫堂满脸关切地问,“听说你去看牙啦。”
“嗯,”金捂着腮帮子,眼泪汪汪的,“吃糖都不行啦,稍微硬点的东西都咬不动。”
“……蠢死了,笨蛋。”格瑞把自己盘子里适合金吃的好嚼的食物挑过去,“牙疼就别吃花生了,一会儿又嚷嚷。”
“可是今天有香梨诶!”
“牙不疼了?”
“>o<”
“……麻烦,牙疼就少吃硬东西。”
“格瑞格瑞,”金抱住银发少年,“你最好啦( •̀∀•́ ),就吃一个,一个!你看医生只是说让我注意一点啊,”他两眼放光,“真的,只是牙疼而已!”
“……啧。”格瑞起身。“蠢死了笨蛋。到时候别牙疼的在宿舍里打滚。”

2分钟后,凯莉冷漠地看着格瑞用一把绿色的小刀削梨皮,把梨切成很小的一块块,喂给金。
“……好点了吗?”
“好多了!没怎么牙疼,嘿嘿!金笑得一脸满足,“谢谢格瑞,”他蹭了蹭格瑞手,“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格瑞投喂的手顿了一下。
“……”
接下来的一个月,都能看见类似画面的紫堂,默默地给那条说说点了个赞。
并留言道,“烈斩:我不要面子的吗?”

同样牙疼的嘉德罗斯,这个月却在老师办公室里抄了一个月的,“我以后再也不踩同学板凳了!”

评论(1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