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晨之

咸鱼文手,基本脾气很好
杂食性动物
fate/凹凸/文野/HP/神探夏洛克

【瑞金】假酒害人

…哇呜第一次参加活动( •̀∀•́ )迟到了很抱歉冏rz
总之,还是很紧张的,辛苦主页了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酒是个神奇的东西,它会释放出人不为人知的一面。by不愿透露姓名的市民紫先生。
“……凯莉,”紫堂疑惑地看着桌上的瓶子,“这个好像是果酒吧?”
“嗯,是啊。”凯莉低头把包装纸拆掉,“怎么啦?”
“那、那个,我们还是在校生诶,不能喝酒的吧。”
“啊,怎么了?”
“对了,你是在哪里买的酒,你不是住校生吗?我们学校只有走读生能随意出去的吗?学校里的商店没有卖酒的啊。”
“啊,我让安莉洁买的,我骗她说是一种好喝的饮料,拜托她买了,她是走读啊。”凯莉抬头说,“本来嘛,这是果酒,果酒和饮料差不多,根本就没什么度数,你怕什么。”

“……”紫堂陷入了沉默。
“但是你突然买酒干什么?”他开口问到。

“你知不知道一个词叫酒后吐真言。”
紫堂打了个寒颤,“啊?”
“我有点好奇格瑞会不会醉,他那么一脸冷漠的人,喝醉了酒会是什么样子的,你不好奇吗?”魔女蛊惑着人类,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

“谢了……不好奇。”紫堂缩了一下身子,泄气地说:“好吧,有一丝好奇。”
看到凯莉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看把你也很好奇是不是”的表情,他辩解到,“只有一丝丝!一丝丝!”

“我懂,”凯莉点点头,“我觉得OK。”

九点的男生宿舍里。
“哇呜,颜色真好看,”金弹了弹格瑞桌上的瓶子,“格瑞格瑞!这是什么?”
“饮料,”格瑞头也不抬,“凯莉给的,颜色怪怪的就没喝,你最好也别喝。”

“诶?”金泄气地把头放在格瑞肩头,“可是颜色真的好好看啊,”他比划着,“紫色的!像格瑞的眼睛一样。”
“不过,他笑嘻嘻地揽住格瑞的脖子,“还是格瑞的眼睛比较好看!”

“……蠢死了。”
“才不蠢!”金荡着格瑞的手臂,“我可以喝了吗?”
“随便你……既然她说可以喝应该就没问题。”格瑞翻过一页书。

金打开瓶子,“感觉好像魔女的药剂啊,我会变小吗?或者变得很高,像爱丽丝一样。”
“不会,那只是童话。现实生活里没有那么多奇怪的东西,金。”

“没关系吗,”金小心翼翼地舔了一口瓶口,猫儿一般小心,含糊地说,“童话说不定也是真的啊。”
“不过如果格瑞会笑那就不是童话啦,”试探完毕,金咕咚咚灌下去好几口“饮料”,说着俏皮话。

“诶~就是很普通的饮料啊,”金看上去有点失落,“我以为凯莉会给你什么魔药呢,结果既没有变高也没有缩小。”
“喏,”金把瓶子递给格瑞,“你喝不喝?”
“……你都喝过了。”
“对啊,有什么不对吗?”金疑惑。
“放在那吧。”
“那,我回我宿舍啦。你早点休息喔!”
“……我又不是不会照顾自己的笨蛋。”
“好啦好啦!我走啦!”金从门边探出半个头,“注意身体!不要太拼啦!”
“……”回答他的是沉默,以及沙沙的翻书声。

九点半的(格瑞)宿舍里,格瑞在翻书的间歇喝了一口果酒。

十点的(金)宿舍里,金借紫堂的吹风机吹头发,宿舍里的座机响了。
“诶紫堂,我吹头发不方便,你能帮忙接下电话吗?”
“啊,好的好的。”紫堂连忙跑去接电话。

“喂您好,”紫堂冲金喊了一句,“好像是格瑞宿舍的安学长。”
“嗯嗯,对,金在吹头发不方便。”
“……哈?!”
“……好的好的。”紫堂表情复杂的挂了电话。
“金,”他深吸一口气,“格瑞那边出了问题,安学长,拜托你去看一下。”
“哈?!”金关掉吹风机,“格瑞他怎么了吗?”

紧张兮兮的二人冲向了楼上。
他们二人在楼梯口看到了满脸鬼畜的安迷修。
“金,”安迷修扶额,“……场面现在有点儿难以控制,我觉得你去看看比较好。”

他正说话呢,最后伸过来一只手揽住他的脖子。
“嗨?”他满脸灿然笑意,“金~这么早还没休息?”

“……”
“……”
“……”
“格瑞…?”金迟疑地开口,“……呃……呢……那个……你还好吗?”
“当然,”格瑞微笑着回答,“甜心,我当然很好,有什么问题吗?”
他摸出一把还带着水珠的梳子,把头发梳成大背头。

安迷修看上去还在持续崩溃中,“我发誓我什么也没干,我今天晚上就回宿舍就看到桌子上一个空瓶子,格瑞对着镜子梳头发……还叫我蜂蜜。”

“瓶子?”金说,“听说那是凯莉给他的饮料。”
金转头问紫堂,“我当时喝了,我觉得我没有什么问题呀,可是格瑞为什么会这样呢?”

“……不。”紫堂抖了抖,“请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综上,酒,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你觉得呢?

评论(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