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晨之

咸鱼文手,基本脾气很好
杂食性动物
fate/凹凸/文野/HP/神探夏洛克

【瑞金】百合花(1)

全员性转的百合梗
不完整,下周发改版(…)
(。・ω・。)ノ♡爱你们

金咬着吸管,侧躺在沙发上随便调台。金发散漫的铺开,她穿了一条裙子,米黄色的很衬她的眼睛,因为主人奇怪的姿势裙摆卷到了膝上十二厘米的位置,露出骨肉停匀的大腿。

喔,可以是说非常随便了,更何况这里根本不是她家。
是格瑞家,她闺蜜家。

格瑞在厨房里做饭,蒸汽氤氲,想来是买的速冻蛋黄包好了。
金比较喜欢吃这个,她想,下次还买这个吧。

金那么随便,格瑞那么了解金的喜好是有道理的。
金和格瑞自打出生起就结下缘分,格瑞长金一岁,断奶过后常常因为天才之举被父母抱着给对门的邻居叨唠,会走路以后因为父母工作原因常常被丢给邻居,上学之后也是邻居一次接送两个孩子。
买玩具是双份,买小裙子是双份,买冰淇淋甜筒也是双份,公平起见,童叟无欺。
那个闲得没事带两个孩子的邻居就是金的姐姐,

如果说人与人之间的交际是桥,那么过去的金可以骄傲地说,她和格瑞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她们的友情是汉白玉的拱桥,抗震防洪,力学结构稳定。
就算过了这么多年,有点旧了,但还是,牢!不!可!破!
哎,但那是过去的金,元气满满没有心事的金。

好半天客厅里没动静,格瑞解下围裙朝客厅喊了一句,“金?吃早餐了。”

金撒着拖鞋,“piapiapia”地跑了过来。

格瑞背过身温牛奶,不动声色地皱眉,昨天晚上,金突然打电话说要来她这住一晚上,凯利发短信问她知道金在哪里吗。

和凯利吵架了吗?

她背后,金用筷子夹起那个煎的恰到好处的蛋,“哇,格瑞你不是说煎蛋吃多了不好吗,怎么还给我做啊。”

格瑞刚想反驳一切油炸油煎的食品都不应多吃,金“嗷呜”一口咬住煎蛋,“真好吃诶!唔货海蛎昏手啦。”

“……?!”她在说什么啊。格瑞一挑眉,“笨蛋,吃完了再说话!”

等金吃完了,格瑞才又开口问,“你刚刚想说什么来着?”
金拿了张纸巾,一边擦嘴一边含糊地说:“我和凯利昏手啦。”

故意的吧,格瑞想,分手了就好好说嘛。
又不是……什么大事。

金小心翼翼的抬头,“你生气啦?!”

格瑞答非所问,“好好的为什么分手?”

“哎呀,不合适就分了啊。”金腮帮子鼓鼓的,“能不能别问这个啊。”

“我只是……关心你一下。”
去您的关心吧!她想说的不是这个!欧,梅林!

“怎么分的?”

“啊……凯利说有人比他更适合和我这种笨蛋在一起……我们太了解对方了……”

“……你们俩在一起那么久……不觉得可惜吗”

不需要掐指一算,或者去翻翻日历,格瑞记得很清楚。

她们俩第一次遇见凯利是在初一那年,是的,已经过去七年了。

7这个数字多么神奇,上帝创造世界用可七天,于是一周有七天。而她,格瑞,放着自己喜欢的姑娘和别人在一起7年。

真是艰苦卓绝毅力顽强,忍了这么多年都没说出“我其实喜欢你啊”这七个音节简单的汉字。

“可什么惜啊!”金摸了个蛋黄包,“我俩还是好朋友啊,同窗多年惜昔相印…”

听上去自己像片茂密的森林,绿得耀眼,格瑞想。

真是要命,喜欢上自己的闺蜜。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