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晨之

咸鱼文手,基本脾气很好
杂食性动物
fate/凹凸/文野/HP/神探夏洛克

【安雷】我与你的对话

说是cp文其实是后续的铺垫啦……有兴趣可以看看前文瑞金……很抱歉不会做链接,真的很抱歉!

cp感很弱的一篇文,哭死

ooc有,谢谢观看(那啥,私心说,如果小天使们能跟我留言,我会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开心的(๑•̀ㅂ•́)و✧)

【雷狮】“喂,你。”那双紫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你,让你想到落雷降到了他的眼底,“千万别怪本大爷没提醒过你,你看上去像个星际旅者,注意安全,小心被误伤到,这可会有一场恶战啊待会儿。”

“是,是!谢谢您!”你是途径这个星球的旅者,路过这个沙漠绿洲,他突然搭话,可你忍不住答应,挺直了背脊,像是面对皇家般庄重。

也许是面前人眼梢的霸道嚣张惊到了你,他有着介乎少年组成年人之间的体型。他随手就将一柄看上去就让人心惊的锤子扛在肩上,懒懒地坐在一块石头上像是在等什么人。你想,不,不是什么落雷,而是星,紫微星,那被群星围绕的、天生就是帝王命的紫微星在他眼里。

何等骄傲肆意,那是绝不可能被束缚的东西,眼前的这个人也是。

他突然一转头,漫不经心,你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他在向你搭话。“听说旅者都到游处历,你可千万别像某个笨蛋一样,冲到了雷王星那个鬼地方。”他看上去不屑,撇了撇嘴。

“为什么?”你疑惑,出于旅者想要漫游世界的心意,想也不想就反驳了回去,“我听说那是个神奇的地方,有雷弧常年缭绕于云端,夏季更是如狂蛇乱舞,有此等壮丽奇观,为何不去……”

你看他气度不凡,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番威仪,问,“怎么,你去过那?”

他虚眯起眼,身上一股威压,缓缓地压迫着你的神经,你有些害怕。良久,他身上的威压渐渐散去,“不,我没去过那,我认识一个雷王星的的皇子,他从小被养在宫殿里……他很厌倦那的生活,所以他逃出来了,抛下了一切逃出来了。”

“那你是如何与他相识的?”你问。

“……逃出来的时候刚好遇见了我,顺手搭了他一把。”他懒懒地说。

“是吗?”你笑,“那你还真是善良啊。”

“善良?”他笑得张扬,“不,我只是刚好来了兴趣,不然我是不会帮他的。”

天有些转凉,你坐下抱住膝盖,有了和他继续聊下去的欲望,“他……我是说那个皇子,他为什么要逃走呢?”

“若生于皇宫,必是锦衣玉食,有仆从若干恭敬相随……”

“是这样的没错,”他垂眼把玩发带,“那位生来就注定要做下一任雷王星的王,可他讨厌……被束缚的感觉,那种被命运束缚的感觉,他不甘心,他渴望把命运……牢牢抓在自己手里。”

“所以,”他深吸一口气,“必须走,并不是逃,而是顺从自己的意愿。”

“是吗……”你说,“那……他很勇敢呢。他成功了吗?”

“你这人还真是爱关心别人的事啊----”他站起来极目远眺,寻找远方某个人的踪影,然而黄沙滚滚,风声凄厉,唯独不见那金蓝二色的长剑,“当然,只要他想做,没有他做不到的。”他口气倨傲,“哼,自然是把雷王星那个关他的破鸟笼子远远甩在后面。”

“他不留恋那吗……那毕竟是-----”你迟疑。

“不,”他打断了你,“那对于他来说,只是个破鸟笼,或者说是混合花瓶……瓶里放着花瓣和盐,只有一股腐朽的香气。”

天边有人影,他挥挥手,“不扯啦,你雷大爷要打架了,今天心情好,扯几句,快走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只好也起身,拍拍裤子上的灰,对他说:“加油……嗯,你也是他也是,期待你们打破自己面前的囚笼。”

他冷笑,“放心吧,就算你不说这话,那家伙照样也能做到。”

“本大爷当然也可以!”

“再见。”你挥手作别。

“再见!”他缓缓挥锤,雷弧缭绕。

走了好远,不知是否是黄沙迷了眼,一回头,那少年单枪匹马,缓步走入黄沙之中,还依稀留有当年出逃的轻狂,。

“再见……”希望你能活下去。

以及期待您的表演,雷三皇子殿下,不管怎么说,就算是您,也无法完全逃离吧。

你舔了舔唇,收起了之前温顺的嘴脸,想,真是有趣。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