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晨之

咸鱼文手,基本脾气很好
杂食性动物
fate/凹凸/文野/HP/神探夏洛克

【瑞金】名侦探凯莉(二)

.依旧是可爱的小甜饼
.依旧有病系列
.配合上篇食用效果更佳喔亲

“凯莉!!!”金远远的就开始叫凯莉,凯莉头也不抬。

金急急忙忙慌慌张张地越过两张长桌跨过三把椅子对三个不小心被他撞到的同学礼貌地说声道歉。 然后终于坐到了凯莉的旁边。 “凯莉!我有事情给你说。” 凯莉咬着棒棒糖,玩着手机,还是头也不抬,“得了,你说吧,又是你家格瑞什么事?” “诶?!凯莉你好厉害啊!你怎么知道我想说格瑞的事的啊?!”金的眼睛里快冒出星星了。

凯莉翻了一个不明显的白眼,冷漠地想,废话,你上次,上上次,上上上次,上上上上次,每次这么激动地找我说话,十有八九都是和那货有关。

金还是那么兴致勃勃,他凑到凯莉耳边,“昨天下午,格瑞被一个女生拦住告白了!” ?!凯莉终于抬起了头?_?

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啊,凯莉换了一根棒棒糖。

等等,“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家格瑞不是强迫你在宿舍里休息吗?”

金挠了挠头,“嘿嘿,其实我脚早就好了,可是格瑞不让我出去啊。我那天想下楼,正好遇见紫堂给我带鸡汤上来,就干脆让他骑车送我到教学楼那边去了。”

凯莉开始从自己旁边的包包里拿东西,她缓缓的摸出了一个墨镜盒。

“诶?凯莉你在干什么啊?”金不解。

“辟邪,”凯莉冷漠地说,“免得眼睛闪瞎了,疼。你接着说。”

好一招隔空的日常秀恩爱之光,猝不及防,让本小姐吃了狗粮。

金看上去有点疑惑,不过他自动把凯莉奇怪的动作无视了。嗯,凯莉和紫堂经常这样,突然莫名其妙就掏出一副墨镜带上。 真是莫名其妙,他们加入了什么奇怪的组织吗?

他接着说,“我当时让紫堂扶我上楼,结果刚到拐角处,” 他比划着,“我就听到一个很可爱的女生,再给格瑞告白。”

“…你怎么知道那女生可爱啊?”

“因为声音很好听啊,我就忍不住把头伸出来看了一眼,真的很可爱哎,”金偏头想了想,“我觉得应该是格瑞喜欢的那种类型啊。”

“喔~”凯莉觉得自己找到了乐子,“你怎么知道格瑞喜欢哪种女生啊?他喜欢哪种类型的女生啊?”

“嗯…他给我说过啊,有次我们偷偷喝酒的时候。”金难得认真了一下,“就那种不要太高,但是要比较活泼可爱的那种吧,总是精力充沛,很有活力的样子!性格要好,有礼貌,不要太暴躁的。”

“喔对了,”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格瑞他说他喜欢金色的头发。”

凯莉冷漠地看了他一眼。
果然世界上只有迟钝才能克制傲娇。

这么明显啊你是瞎吗?!全校有几个金发啊!除了你!还有那个九岁儿童!他还专门怕你误会,加了个要脾气
好!有礼貌!

“………”沉默了好久,凯莉才开口,“那格瑞答应了吗?”

“没有,”金老老实实地回答,“他说了声对不起。”

“嗯,那就是拒绝了吗~”凯莉看着金,“诶,我问你,那个女孩子给格瑞告白时候你心里怎么想的。”

“啊?”

“哎,算了,算了,”凯莉摇了摇头,“换个问法,你觉得那女孩儿怎么样?”

“唔…我觉得吗?我觉得挺可爱的啊……”

“还有呢?没有其他的了吗?”

“我觉的她很勇敢吧?”金想了想,“我和格瑞在一起这么久了,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敢跟格瑞告白诶。”

废话,敢给一个全校都知道,就你不知道的给佬告白,当然需要勇气了。

“然后我也觉得她很有礼貌吧,格瑞拒绝她之后,她还说了声谢谢。”

真可怜

“……”凯莉开始有点儿同情这个女孩子了。嗯,她可能早就有心理准备了,毕竟格瑞喜欢谁,简直是全校都知道的事。

除了某个金发蓝眼的笨蛋。
真是明知校友给,偏向格瑞行。
啧啧,真可怜啊。凯莉叼着棒棒糖摇了摇头。
凯莉可能是最早知道格瑞暗恋金的人了。

这事真是说来话长,但我们还是长话短说吧

其实当时都开学半个多月了,金才来,突然出现在教室里还是挺突兀的吧,但是金偏偏是天生的爽朗直率好性格,再加上他那个万年不变的娃娃脸,很快就会同学们打成一片了。

很莫名其妙的,凯莉和金成为了朋友,还拉上了紫堂。

你别看着凯莉嘴上嫌弃着金,但是对金还是挺好的。

紫堂更不用说了,他一个操劳老妈子的性格,成天围着金转。

那天是学校半学期一次的表彰大会,金凯莉紫堂照例坐在一起,校长丹尼尔在台上演讲,凯莉咬着棒棒糖,扬了扬下巴,“看到那个角落里,银发杀马特没有,”凯莉说,“喏,那个是我们学院万年不变的千年老二,本来这次表彰大会的学生代表是初三的年级第一,就那个天才九岁儿童。”她叹了口气,“结果学校怕他当着新生说出什么奇怪的话来,就干脆让老二来发表演讲了。”

金有点儿惊讶,“诶?格瑞原来那么厉害吗?”

“怎么?”凯莉斜着看了他一眼,“你这个迟到半个月的小白,不是号称全校除了本班的人谁也认不清吗?”

“啊,是啊,”金乐颠颠地说,“可是格瑞是我发小啊,我们从小就在一起了,” 他比了个矮矮的身高,“我们俩这么小的时候就在一起啦!”

幼…幼…幼…幼驯染?!好妈妈紫堂的眼镜快掉下来了。

凯莉觉得自己挖掘出了什么猛料?

“呦,那为什么他不来找你?”

“他来找过我啊,可是你们没有发现而已。”金笑得眉眼弯弯,“有的时候他就假装路过我们班啊,有的时候去食堂的时候,我们俩会擦肩而过啊,就会看我一眼,有的时候啊,被凯莉你摁在图书馆的时候,他也会悄悄看我哦。”

凯莉沉默了,她和紫堂一直都跟在金旁边,为什么他们没有发现?!

果然是幼驯染的默契吗?!

紫堂倒觉得没什么,相反,他还很羡慕金,“金,你的朋友真厉害啊!”

“嘿嘿,他从小就很厉害。”金挠了挠头。

表彰大会一直以来都是长而无聊的,凯莉也没怎么认真听。但是她在认认真真地看着格瑞,格瑞低头念稿,时不时抬起头看向他的正前方。

她们仨位置好巧不巧,

是在中线附近。

这本来很正常,但是凯莉留心看了看他的眼神。

啧啧,星月腐(?)女的名号可不是盖的。

再看看她旁边的金,激动的不得了,感觉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友情的光芒。

好,凯莉明白的点点头,我懂了。

本来这只是个开头,也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

但是那一次吗……

那天本来是非常闲散的周末。凯莉拉着金去逛街,回来路上看到宿舍楼边上围了一圈儿人。看热闹,过去凑了一眼。

事情也不复杂,一姑娘偷偷养的小奶猫顺着伸进宿舍的树枝爬到树上, 几转几转把自己弄得晕了,找不到方向,在树上“喵呜喵呜”叫的哀怨的很,姑娘心疼的要死,眼圈红红的。

没办法,凹凸学院最著名的就是绿,不是,绿化。

就宿舍楼门口的树,都高到仰脖子。

金一看,就他那个热血笨小子的性格,一撸袖子就开始爬了。

倒是有惊无险,居然真的把小猫救了下来。

姑娘红着眼睛一直在那里拼命道谢。
金很可爱地挠挠头,说不用谢。
那姑娘为了答谢金,非常英勇地承包了金今天晚上的晚饭,还捎带上紫堂和凯莉。

嗯,皆大欢喜。凯利咬着棒棒糖想,她一点儿都不担心金,金运动神经很发达,爬树这种小事儿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结果吃罢晚饭回宿舍,他们仨就看到一个人影站在路灯底下。那头银发明晃晃的反着光。

得了,全校银发没几个,这会儿在找他们三的也跑不了是谁了。

金倒是很兴奋,兴冲冲地冲上去,喊着格瑞格瑞!举着手里本来是想给某小猫喂食的牛奶,结果格瑞一皱眉,好看的眼睛里情绪不太稳定,脸上写满了不高兴。

啊~好戏来了,凯利拉着紫堂迅速躲到一旁的灌木丛里。

“格瑞格瑞!”他举着手里的牛奶,一个百米冲刺,“你要喝吗?鲜牛奶!”

然而格瑞皱眉,“我听说你今天爬到树上去救别人家的猫了。”

“嗯!”金一下变得神采奕奕了起来,他用手比划着,“那棵树可高了呢!那只小猫趴在上面,好可怜,所以我就爬上去救它了。”

顿了顿,他又说,“你不会不让我去救它吧,它趴在树上,好可怜哦。”

“笨蛋,格瑞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眉目里的怒气都淡了几分,“知道那么高,你还去……”

“你要是出了事…我怎么………”

“怎么什么啊?!格瑞?!”金眼睛亮闪闪的。

蹲在一旁的凯莉和紫堂觉得自己闪闪发光。

嗯,俩瓦数特别高的电灯泡。

“……我怎么向秋姐交代呢……”

“格瑞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金笑得眉眼弯弯,“谢谢你,我们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凯莉听了沉默,自动无视了自己发光发亮的贡献,而好妈妈紫堂简直忍不住捂脸,这个好友卡发的真是流畅自然!你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啊?!

他不想继续听下去了!!!谁能让他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就怕空气突然凝固。

太……鬼畜了。

凯莉闻到了单向暗恋的忧伤。

从那以后,凯丽每次见到格瑞在金旁边看似嫌弃,实则温柔的要死的时候,都会目睹好友卡如何被发。

总会闻到一股忧伤的味道。

啧啧,啧啧,啧啧啧啧。

思绪回到现在,凯莉看着这面前的金发少年,幽幽叹了口气,“啧啧,不知道是谁更可怜呢~”

金:???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