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晨之

谁来为他们发声?

楚秋阁:

其实四木今天提到了这一点,我还是很有感触的。


我身边很多画手朋友,就是我的一些同学,她们为了自己的一点点进步,


实际上是付出很多的努力的。


有些人假期不休息对着电脑昏天昏地地撸板子。


有些人草稿本上全都是手绘草稿。


而且我自己虽然是个文手但其实生活中是撸画为主反而不怎么写文。


画了很多张还是没有效果。


其实很多看着很轻松的,那些画手们随便几笔,背后是多少年的努力啊。


不排除天赋绝佳者短短一年就能炉火纯青。


但大部分人,谁不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


其实各行各业,不管文手画手剪辑手,都是一个道理。


Muize.lupe:




写在前面的话



  • 杂谈允许转载


  • 个人见解,肯定含有大量的个人观点,但是非引战


  •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很少回复评论,但是如果引战类评论会删除,撕逼苗头的评论会删除,请自行去私信。


  • 对我有人生攻击意味的评论会删除。


  • 不求每个人都认同。




 


今天又看到了关于文手比画手辛苦这样言论的说说,实在是忍不住了,想要谈谈自己的观点。


我必须要说的一点是当你们在为自己的付出得不到相应的回报而愤愤不平的时候,请想想看,在你说这样的言论的时候对于一个画手否定有多大?


 


我并没有说你们双标的意思,作为一个文手我是理解当你们发出这样的文字的心情的。但是同时,作为一个从默默无闻走到现在的写手,一个纯写手,一个认识并且接触了很多画手的写手,我却想为画手发声。


 


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不甘,但是同时,这个世界史公平并且不公平的,比起你们所抱怨的不公平,更多的是公平不是吗?


 


我们来根据经常谈论的几个现象来说说。



一个cp的热门多为画少为文



我们必须承认的是,现在的时代是一个快餐时代,比起耗费大量的时间去阅读一篇长达几千甚至上万字的文字,一张好看的,直观的,充满视觉冲击的画相对于文来讲,确实很吸引人。


但是我想提的,却是一个大家很少会想到的观点。


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去写这篇文,是为了什么?


说对于喜欢一个cp或者说去写出什么其实都是虚的,因为在同人创作者之中,大部分的人群都正处于12岁(初一)到25岁之间,真正说能做到对于众人评价抱有完全无视的态度的人太少太少了。


我们比较直观的来讲,你去创作,多数都是为了读者。


那么我比较直白的说一句话,可能很严肃,可能很多人对这句话非常不屑,但是同时,也可能将很多人打醒。


既然,你不愿意去迎合你的读者,那么,如果你一没有无视这样的冷遇的勇气,没有耐得住寂寞的心,二没有在哪里都能发光的实力。那么,你还在抱怨什么?你该抱怨什么?你该做什么?


 


再者,我必须说一点的是,在现在,有多少文手能甘愿寂寞的去磨一篇足以支撑他得到那么多喜欢的一篇文?而这样的作者,在写了一年,并且坚持发粮之后,又有几个,还是那样默默无闻的?


 


而同时,能上热门的画手爹爹们,在你们看到他们高超的画技之前,你们可有想过这位爹爹,从入门到现在,画了多久?画了多少?


 



画比文更容易涨粉,更容易火。



 


对于这一点,前者我是赞同的,这个我也不藏着掖着。后者我否定,完全否定。


说句实在话,在主页我突然看到了一个好看的画,我去戳他的头像,看到他的主页有我喜欢的cp的画,我会去点关注。但是被推荐到我的主页的文,我不一定会去看,也不一定会对这个作者点关注,即便是他的热度再高。事实上我的七百多关注至少有五百多是画手。


 


但是同时关于第二点,我给你们讲一个实例。我和我绑画阿曼。


目前我的粉丝数是3200+,阿曼的粉丝是400+,同样是画手和文手。


其实对于阿曼的粉丝数我是真的,特别心疼的,因为我跟她很熟,所以我了解曼曼,她的空间相册里,去年一年,初三的一年,画了一百多张画。


还有一位爹地,一位孩厨,一年画了五十多个孩子。每一个都有详细设定,好看的让我想要嫁的那种好看,但现在也几乎没有人看她的画。


还有我发现的很多爹地,无论是人体还是上色都爆好,又很高产,但是一张画的热度只有不超过二十的热度。


很触目惊心对吧?我看到的时候也很触目惊心,甚至是心疼的想要将他们告诉全世界那样的冲动。是不是似曾相识?是不是感觉有所共鸣,因为文手之中有与他们相同的存在。


在你们为自己抱不平而侃侃而谈,而高谈阔论的时候,谁来为他们发声?


不公平的现象哪里没有?无论是文手还是画手。谁没有沉寂不被人所知的时候?谁没有努力但是得不到回报的时候?


是文手的专属吗?不是。


画手就一定比文手要容易出头吗?不是。


既然这些都不是,那么这样的偏见从何而来?


 



最后一点却不是列现象,而是我作为一个文手,想对各位文手说的一些话。



 


我与大家相同,可能很多人看着我现在一篇文章大几百的热度的时候,是很难以想象我以前的一篇文章最高热度不会超过四十并且是在平均热度都在三四十的圈子里,我的文章最高热度才刚刚够到了平均热度的线。


甚至在我最开始写凹凸的同人文的时候,一翻凹凸的主页,文章都在一百到两百以上的时候,我磨了一个星期的一篇四千加的文章,热度只有三十多一点点


甚至我去年一年的写作,写了近三十万字,也只涨了不到七百的粉丝。


我列出这些例子是想说什么呢?


没有谁的成功是一蹴而就,但是也不会谁努力了很久很久,却全无回报。


我相信每一个人第一次进入lof的时候看到的不是热度或者是关注数,而是每一篇文章下面那个,只有作者能看到,现在却很少人去看的浏览量


我的文章,有几百几千的浏览量啊!有那么多人看啊!这种最开始的,最简单的感动,你还能拾起吗?


第一次收到小红心


第一次收到小蓝手


第一次收到写的真好!这样的评论


第一次收到长评


第一次收到画手爹爹的同人创作


那些感动啊,那些支撑你继续写作下去的东西


你还记得吗?


 


谁来为他们发声?


谁来为心有不甘的画手爹爹们发声?


谁来为那些默默无闻的做着自己喜欢的别人不喜欢的事的爹爹们发声?


谁来为当初那个那样感谢画手爹爹的你们发声?


谁来为单纯的忠于写作的自己发声?


我一直都觉得初心这个词是个很矫情的词,但是我却很想在这里用这个词。


只要你有初心,只要你有耐得住沉寂的勇气,只要你有满足于现状的心态,只要你慢慢的丰富自己的羽翼,给予自己足够的实力,那么,你是画手还是文手,又有什么不同?


【瑞金】Dream(一)

.虐
.剧情向,未来的凹凸世界(白切黑依旧就对了)
.我觉得我把同人圈最甜(?)的cp写成这样也是很罪过
.没确定文风,大概是走两个极端,,一个高甜小可爱,另外一个负责高虐乱写
.可能是最近心情不好,才写出这种鬼东西(?)
_(:_」∠)_抱歉

凯莉有的时候也想,人生嘛,不可能一直顺你的意,总得有点磕磕碰碰,让你受点伤.

当然也要分是哪种伤了。

是皮外伤,几天就好,还是脑震荡,让你一辈子也忘不了?

这可真是说不清楚。

她在花店对面的咖啡厅里坐了一下午,续杯,加糖,续杯,加糖,续杯,加糖。说不出带着什么样的感情色彩看着对面花店里的人。

他们之间隔了一条街,这路段挺繁华,车水马龙的,有的时候悬浮车挡住了她的视线,她也不着急,低下头啜一口咖啡,然后抬起头,接着看。有的时候咖啡厅的落地电子窗上显示出莹蓝的电子广告,她轻轻地挥挥手,表示不需要,落地窗就又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

嘛,总还是能看到的。

那头金发明晃晃的,反光。
那金发的主人,那花店的店主,笑得眉眼弯弯,给进店的每个人介绍店里的花。

凯莉几乎可以想象得出,他会怎么说话。

“诶?您要结婚了吗?真幸福啊,如果是结婚的话,我推荐这种百合喔。”

“啊,是给恋人吗,我觉得如果是恋人的话,稍微可爱一些怎么样?”

“如果是去看病人的话,我觉得淡雅一点的为宜吧,您觉得呢?”

诸此一类。

那少年,灿烂的笑容感染了每一个人,所有顾客像是情不自禁受到感发一般,认认真真地选花。

所以店里的生意一直都很好。

凯莉想起第一次见到金,他在学院里迷了路,举着张纸质地图,也是这种笑,那年的秋天阳光很好,金就站在那样的阳光里明媚一笑,挠了挠头,问,“诶?同学,请问你知道法学院往那边走吗?”

当时她想,这人真奇怪,都开学半个月了,一个人背着大包小包,不先滚回宿舍,居然还要去法学院,而且还用着纸质地图。

但她居然意外地,好脾气地给他指了路。

金很感激,鞠了一躬说声谢谢,又提着大包小包走了,连背影都是那么元气满满。

凯莉咬着棒棒糖,目送他离开,觉得这人真有意思。

她后来才知道,金去法学院是去找人的,找他的发小,叫格瑞。而他自己并不是法学院的人。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凯莉也并没有显得太意外,只是淡淡地想,嗯,意料之中。

大概是觉得那个看上去阳光明媚的少年并不太适合严肃的东西。

她傍晚那天回宿舍,遇到了金,元气满满的少年远远地就看到了她,招手,看上去是想叫她的,但是又很苦恼地放下了手,像只垂头丧气的小犬,偏头去问身边银发的少年,然后又兴冲冲地喊:“凯---莉---”,引得半条路上的人和机器都侧目看着他们。

简直有点哭笑不得了,凯莉提着马卡龙,快走几步来到那二位跟前。

金看上去很兴奋,给身边的人介绍,“格瑞,这位是--嗯--”

“凯莉。”凯莉落落大方地伸出一只手给格瑞,银发少年迟疑了一下,也伸出手,双方握了握手。

“你好。”
“你好。”

格瑞看上去禁欲又严谨,感觉确实是学法律的料,“谢谢你之前给金指路,”他叹了口气,“他终端没电了,如果不是你帮了他,他可能会一直找不到路。”

“不用谢,”凯莉笑眯眯地,“举手之劳,要不你请我吃饭当做报答?”

意外的,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嗯,好。”

互留电话,然后礼貌地告别,身形相错。

走了几步,凯莉回头看了一眼,那对发小影子被拉得长长,金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格瑞看起来淡淡的,一句话也没说,感觉心不在焉,但凯莉看得出来,他有在认真听,一字一句。

这对发小的相处模式真是奇怪,凯莉随手摸了个薄荷味的棒棒糖想,像是老夫老妻。

一个人念念叨叨,无非是琐事,另一个人静静地听,也不说话。

凯莉觉得好像有什么柔柔软软的东西伸出触手,不轻不重地在她心上挠了一下,一下,就一下,痒乎乎的。

虽然又很快被她本人摁了回去就对了。

她就很少有这样的感觉。吗,你要是问,因为她是凯莉啊,不受人欢迎的,喜欢恶搞别人的“魔女凯莉”,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什么让她烦恼过,她一直都是一个人,没有朋友,多好啊,无事一身轻。

所以当时好脾气地给金指路,大概是自己也吃了一惊。

如果是以往的自己,会怎么样呢?

哈,大概会趁新生刚入学不知底细,先开个不轻不重的玩笑,整一整对方吧。

这样想着,凯莉自己都笑出了声,居然眨眼间就到了寝室门口。

摸出电子钥匙开门,她轻轻对着空无一人的宿舍说,“我回来喽。”

并不是什么因为孤独过度的臆想,角落里,一只黑猫听到了主人的呼唤,悄无声息地窜了出来,围着主人打转。

“老骨头,我回来啦。”她放下纸袋,抱起“喵呜喵呜”叫的猫。

这么多年,是她与这黑猫为伴。

只有它。

[2]原以为是开玩笑,没想到那个死脑筋真的请客吃饭了,约在校外一家火锅店。

居然还请了一个人,听说叫紫堂幻,金的舍友,也经常帮金,所以干脆一并请了。

凯莉笑了一下,抿嘴的笑,不太张扬的笑,算是打了招呼。

紫赯觉得这女孩真是好看,可又是真的眼熟,所以干脆也笑一笑,羞涩的,温柔的笑。

他不知道,凯莉心里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

这顿饭吃的和和气气的,桌上凯莉和金一直在聊天,偶尔拉上紫堂。金是话多,凯莉是一针见血,紫堂是圆话的,要是凯莉和金说错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他就好脾气地笑笑,把话又圆回来。

至于格瑞,他不怎么说话,气场冷冷的,只有金在不断地逗他,才偶尔一句“笨蛋。”凯莉有的时候看格瑞一眼,对方往往是在垂眼给金剥虾,或是涮好牛肉后马上挑到旁边的金的碗里。

凯莉也不敢看久了,倒不是怕,只是格瑞很敏锐,凯莉的目光稍稍停顿久了一会儿,他就会抬头看过来。

啧啧,真敏锐啊。凯莉想,不愧是以稳居凹凸排名榜第二名的格瑞啊。

凹凸学院虽然名字奇怪,但并不是什么野鸡野鸭学院,它的目标是培育出对凹凸世界有用的人才,不管是在科技政治还是文学理工------

“我们的目标,是培育出对凹凸世界有用的人才。”校长丹尼尔如此说道。“别的什么,并不太重要。”

这样说起来好像有点凉薄,但凯莉知道,的确如此。

这个学校,可是个表面道貌岸然,实则是个白切黑的诡异地方啊。

回去的路上遇到了一点麻烦,打不到悬浮出租车,附近也没有Bus stop。

这让打车来的一行人有些尴尬,还好最后拦到了只有两个空座的车,因为金和紫堂明天一大早就有课,所以让他们先走了。

金从车里探出半个头跟他们道别,看上去恋恋不舍的,晚风吹着他的金发,像是金黄的麦浪。

得了,这下凯莉要独自一个人面对那个冷面高材生了,紫堂有种深深的负罪感。

这俩人走在一起并没有多少话,凯莉哼着轻快的小调,很欢快,她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我拥有天上的繁星。”

格瑞淡淡地说,“可是啊,我屋里的小灯尚未点亮。”

像是初次见面般,凯莉说:“你好,烈斩。”

格瑞说:“你好,星月魔女。”

他们的声音都压得极低,只有彼此才听得见,像是隐秘的暗号。

“我记得我提醒过你,”凯莉变魔术般摸出一根棒棒糖,“最好不要来凹凸学院。”

“我认为学姐你没有多大立场反驳我,”格瑞还是淡淡的,“你在提醒我的同时本人就在凹凸学院。”

“我那是没办法,”凯莉笑嘻嘻的,“我有我不得不来的理由。”

“那么,我也有我不得不来的理由。”

这两个在一个隐秘论坛上相识的人沉默了一会儿。

“你这话真让人气恼啊-----”凯莉也难得有被哽住的时候,“算了,你那发小也是你安排进来的?”

“不,”格瑞疲惫的揉了揉眉心,“以我第二名的权限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能进入凹凸学院。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关于这个可怕的地方。”

凯里挑了挑眉,“你有什么应对策略吗?据我观察,那个热血笨小子随时都有可能-----”

“我知道,”格瑞截断了凯莉的话头,“所以我想办法弄坏了他的终端机,然后在古董市场上给他买了手机,我那里也有手机,这样我们的联络就要安全一些了。他很信任我,不会起疑心,何况他本人就很讨厌终端机。”

“这样吗,”凯莉沉吟了一下,“你那里还有手机吗?我可以帮你盯住他。”

大概是吃了一惊,沉默了一会儿,“···我会找时间亲自送过来的,麻烦你了。”

“不用谢,”凯莉耸了耸肩,“我只是恰好觉得那个笨小子很有意思罢了。”

“···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了。”格瑞回答道。

然后一路无言。

【瑞金】名侦探凯莉(二)

.依旧是可爱的小甜饼
.依旧有病系列
.配合上篇食用效果更佳喔亲

“凯莉!!!”金远远的就开始叫凯莉,凯莉头也不抬。

金急急忙忙慌慌张张地越过两张长桌跨过三把椅子对三个不小心被他撞到的同学礼貌地说声道歉。 然后终于坐到了凯莉的旁边。 “凯莉!我有事情给你说。” 凯莉咬着棒棒糖,玩着手机,还是头也不抬,“得了,你说吧,又是你家格瑞什么事?” “诶?!凯莉你好厉害啊!你怎么知道我想说格瑞的事的啊?!”金的眼睛里快冒出星星了。

凯莉翻了一个不明显的白眼,冷漠地想,废话,你上次,上上次,上上上次,上上上上次,每次这么激动地找我说话,十有八九都是和那货有关。

金还是那么兴致勃勃,他凑到凯莉耳边,“昨天下午,格瑞被一个女生拦住告白了!” ?!凯莉终于抬起了头?_?

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啊,凯莉换了一根棒棒糖。

等等,“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家格瑞不是强迫你在宿舍里休息吗?”

金挠了挠头,“嘿嘿,其实我脚早就好了,可是格瑞不让我出去啊。我那天想下楼,正好遇见紫堂给我带鸡汤上来,就干脆让他骑车送我到教学楼那边去了。”

凯莉开始从自己旁边的包包里拿东西,她缓缓的摸出了一个墨镜盒。

“诶?凯莉你在干什么啊?”金不解。

“辟邪,”凯莉冷漠地说,“免得眼睛闪瞎了,疼。你接着说。”

好一招隔空的日常秀恩爱之光,猝不及防,让本小姐吃了狗粮。

金看上去有点疑惑,不过他自动把凯莉奇怪的动作无视了。嗯,凯莉和紫堂经常这样,突然莫名其妙就掏出一副墨镜带上。 真是莫名其妙,他们加入了什么奇怪的组织吗?

他接着说,“我当时让紫堂扶我上楼,结果刚到拐角处,” 他比划着,“我就听到一个很可爱的女生,再给格瑞告白。”

“…你怎么知道那女生可爱啊?”

“因为声音很好听啊,我就忍不住把头伸出来看了一眼,真的很可爱哎,”金偏头想了想,“我觉得应该是格瑞喜欢的那种类型啊。”

“喔~”凯莉觉得自己找到了乐子,“你怎么知道格瑞喜欢哪种女生啊?他喜欢哪种类型的女生啊?”

“嗯…他给我说过啊,有次我们偷偷喝酒的时候。”金难得认真了一下,“就那种不要太高,但是要比较活泼可爱的那种吧,总是精力充沛,很有活力的样子!性格要好,有礼貌,不要太暴躁的。”

“喔对了,”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格瑞他说他喜欢金色的头发。”

凯莉冷漠地看了他一眼。
果然世界上只有迟钝才能克制傲娇。

这么明显啊你是瞎吗?!全校有几个金发啊!除了你!还有那个九岁儿童!他还专门怕你误会,加了个要脾气
好!有礼貌!

“………”沉默了好久,凯莉才开口,“那格瑞答应了吗?”

“没有,”金老老实实地回答,“他说了声对不起。”

“嗯,那就是拒绝了吗~”凯莉看着金,“诶,我问你,那个女孩子给格瑞告白时候你心里怎么想的。”

“啊?”

“哎,算了,算了,”凯莉摇了摇头,“换个问法,你觉得那女孩儿怎么样?”

“唔…我觉得吗?我觉得挺可爱的啊……”

“还有呢?没有其他的了吗?”

“我觉的她很勇敢吧?”金想了想,“我和格瑞在一起这么久了,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敢跟格瑞告白诶。”

废话,敢给一个全校都知道,就你不知道的给佬告白,当然需要勇气了。

“然后我也觉得她很有礼貌吧,格瑞拒绝她之后,她还说了声谢谢。”

真可怜

“……”凯莉开始有点儿同情这个女孩子了。嗯,她可能早就有心理准备了,毕竟格瑞喜欢谁,简直是全校都知道的事。

除了某个金发蓝眼的笨蛋。
真是明知校友给,偏向格瑞行。
啧啧,真可怜啊。凯莉叼着棒棒糖摇了摇头。
凯莉可能是最早知道格瑞暗恋金的人了。

这事真是说来话长,但我们还是长话短说吧

其实当时都开学半个多月了,金才来,突然出现在教室里还是挺突兀的吧,但是金偏偏是天生的爽朗直率好性格,再加上他那个万年不变的娃娃脸,很快就会同学们打成一片了。

很莫名其妙的,凯莉和金成为了朋友,还拉上了紫堂。

你别看着凯莉嘴上嫌弃着金,但是对金还是挺好的。

紫堂更不用说了,他一个操劳老妈子的性格,成天围着金转。

那天是学校半学期一次的表彰大会,金凯莉紫堂照例坐在一起,校长丹尼尔在台上演讲,凯莉咬着棒棒糖,扬了扬下巴,“看到那个角落里,银发杀马特没有,”凯莉说,“喏,那个是我们学院万年不变的千年老二,本来这次表彰大会的学生代表是初三的年级第一,就那个天才九岁儿童。”她叹了口气,“结果学校怕他当着新生说出什么奇怪的话来,就干脆让老二来发表演讲了。”

金有点儿惊讶,“诶?格瑞原来那么厉害吗?”

“怎么?”凯莉斜着看了他一眼,“你这个迟到半个月的小白,不是号称全校除了本班的人谁也认不清吗?”

“啊,是啊,”金乐颠颠地说,“可是格瑞是我发小啊,我们从小就在一起了,” 他比了个矮矮的身高,“我们俩这么小的时候就在一起啦!”

幼…幼…幼…幼驯染?!好妈妈紫堂的眼镜快掉下来了。

凯莉觉得自己挖掘出了什么猛料?

“呦,那为什么他不来找你?”

“他来找过我啊,可是你们没有发现而已。”金笑得眉眼弯弯,“有的时候他就假装路过我们班啊,有的时候去食堂的时候,我们俩会擦肩而过啊,就会看我一眼,有的时候啊,被凯莉你摁在图书馆的时候,他也会悄悄看我哦。”

凯莉沉默了,她和紫堂一直都跟在金旁边,为什么他们没有发现?!

果然是幼驯染的默契吗?!

紫堂倒觉得没什么,相反,他还很羡慕金,“金,你的朋友真厉害啊!”

“嘿嘿,他从小就很厉害。”金挠了挠头。

表彰大会一直以来都是长而无聊的,凯莉也没怎么认真听。但是她在认认真真地看着格瑞,格瑞低头念稿,时不时抬起头看向他的正前方。

她们仨位置好巧不巧,

是在中线附近。

这本来很正常,但是凯莉留心看了看他的眼神。

啧啧,星月腐(?)女的名号可不是盖的。

再看看她旁边的金,激动的不得了,感觉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友情的光芒。

好,凯莉明白的点点头,我懂了。

本来这只是个开头,也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

但是那一次吗……

那天本来是非常闲散的周末。凯莉拉着金去逛街,回来路上看到宿舍楼边上围了一圈儿人。看热闹,过去凑了一眼。

事情也不复杂,一姑娘偷偷养的小奶猫顺着伸进宿舍的树枝爬到树上, 几转几转把自己弄得晕了,找不到方向,在树上“喵呜喵呜”叫的哀怨的很,姑娘心疼的要死,眼圈红红的。

没办法,凹凸学院最著名的就是绿,不是,绿化。

就宿舍楼门口的树,都高到仰脖子。

金一看,就他那个热血笨小子的性格,一撸袖子就开始爬了。

倒是有惊无险,居然真的把小猫救了下来。

姑娘红着眼睛一直在那里拼命道谢。
金很可爱地挠挠头,说不用谢。
那姑娘为了答谢金,非常英勇地承包了金今天晚上的晚饭,还捎带上紫堂和凯莉。

嗯,皆大欢喜。凯利咬着棒棒糖想,她一点儿都不担心金,金运动神经很发达,爬树这种小事儿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结果吃罢晚饭回宿舍,他们仨就看到一个人影站在路灯底下。那头银发明晃晃的反着光。

得了,全校银发没几个,这会儿在找他们三的也跑不了是谁了。

金倒是很兴奋,兴冲冲地冲上去,喊着格瑞格瑞!举着手里本来是想给某小猫喂食的牛奶,结果格瑞一皱眉,好看的眼睛里情绪不太稳定,脸上写满了不高兴。

啊~好戏来了,凯利拉着紫堂迅速躲到一旁的灌木丛里。

“格瑞格瑞!”他举着手里的牛奶,一个百米冲刺,“你要喝吗?鲜牛奶!”

然而格瑞皱眉,“我听说你今天爬到树上去救别人家的猫了。”

“嗯!”金一下变得神采奕奕了起来,他用手比划着,“那棵树可高了呢!那只小猫趴在上面,好可怜,所以我就爬上去救它了。”

顿了顿,他又说,“你不会不让我去救它吧,它趴在树上,好可怜哦。”

“笨蛋,格瑞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眉目里的怒气都淡了几分,“知道那么高,你还去……”

“你要是出了事…我怎么………”

“怎么什么啊?!格瑞?!”金眼睛亮闪闪的。

蹲在一旁的凯莉和紫堂觉得自己闪闪发光。

嗯,俩瓦数特别高的电灯泡。

“……我怎么向秋姐交代呢……”

“格瑞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金笑得眉眼弯弯,“谢谢你,我们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凯莉听了沉默,自动无视了自己发光发亮的贡献,而好妈妈紫堂简直忍不住捂脸,这个好友卡发的真是流畅自然!你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啊?!

他不想继续听下去了!!!谁能让他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就怕空气突然凝固。

太……鬼畜了。

凯莉闻到了单向暗恋的忧伤。

从那以后,凯丽每次见到格瑞在金旁边看似嫌弃,实则温柔的要死的时候,都会目睹好友卡如何被发。

总会闻到一股忧伤的味道。

啧啧,啧啧,啧啧啧啧。

思绪回到现在,凯莉看着这面前的金发少年,幽幽叹了口气,“啧啧,不知道是谁更可怜呢~”

金:???

【瑞金】名侦探凯莉(一)

.学院风的有病系列
.作者有病,文也有病的欢脱风格
凯莉嘴里含着棒棒糖,时而左时而右,腮帮子鼓出球形。
紫堂在她旁边织着毛衣,表情好似深闺怨妇,嘴里念念叨叨,“诶凯莉你说金这周末大早上去干吗去了我说给他织件毛衣秋天备着他人结果还不见了…”
突然“咔吧”一声,凯莉嘴里的棒棒糖碎了。
紫堂一边说话一边听着凯莉的声响,发觉突然没了声,停下手里的活,抬头看向腮帮子瘪了下去的凯莉,“怎么了凯莉?”
凯莉用一种很沉静的声音说,“紫堂,你来看一下。”她把手机递给了对面的人。
屏幕上的俨然是凹凸学院的内部论坛,那熟悉的诡异英文字体很容易让人辨析。
“诶,怎么了吗…”紫堂不解。
话音未落,紫堂的表情瞬间变得精彩纷呈。
有懵逼,有疑惑,有难以置信…
恩,就像一位发觉女儿早恋的母亲,凯莉舔了舔嘴里碎掉的棒棒糖,想。
紫堂声线都开始颤抖了,“凯凯凯凯凯莉!”
“我在呢!”凯莉翻了个白眼。
“那那那那是格…”
“啊,对啊,那是格瑞和金。”
“可可可可…”紫堂面色苍白地指着手机,一张略显模糊,但特征明显的照片被刷到了论坛顶部。紫堂终于忍不住,大声喊出了声,“这种造型,无论怎么看都很奇怪吧!”
不怪紫堂,镜头里,白色和金色的杀马特造型,实在是……太有分辨率了……
特别是白发那位还公主抱着金发那位的时候。
太劲爆了!
好妈妈紫堂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敢不敢再劲爆一点?!啊?!
我们的凯丽大佬用她的行动告诉我们,当然敢。
“然后!你看”凯莉指着照片的一处放大给紫堂看。紫堂轻推眼镜,仔细辨认店牌上的字。
嗯,后面几个字被树木挡着了,但是前面的两个字还是能勉强认清的。紫堂眯了眯眼,“嗯………凹……凸?”
“嗯哼,”福尔摩斯.凯莉换了一根棒棒糖,“我问你,一般会有什么地方取‘凹凸’这种鬼名字吗?我是说除了我们的智障学院。”
紫堂只能用沉默来回答。
“但是呢,偏偏我们学院附近的智障商家非要取这种奇怪的名字啊。”凯莉耸了耸肩,“我们也没办法不是?”
紫堂回忆了一下学校附近的那些名字鬼畜的店名。
什么凹凸饭店什么凹凸酒店什么凹凸超市,不管怎么听都很头痛。
“额……凯莉,你是什么意思啊。”紫堂发问。
凯莉打了一个响指,福尔摩斯.凯丽再次上线,她冷静地对紫堂说:“你看,‘凹凸’这个名字,我刚刚跟你分析过了对不对,很少有人会用这个做名字的,但是我们学院周围这个名字恰好用的比较多。”
嗯,是这样没错。紫堂点了点头。好妈妈总算从女儿早恋的阴影里走出来了,他掰着手指数,“嗯,我们学校附近名字里有凹凸的店一共有七家,分别是饭店,文具店,礼品店,KTV,超市,周边还有一家,嗯…额…什么来着?”
“酒店,”凯莉笑了笑,让紫堂有一种看见狐狸的感觉。
居然有点害怕啊_(:_」∠)_
“酒店?”紫堂有种不好的预感。
“嗯哼,”凯莉的眼中闪出了诡异的光,“你看啊,这个店名是用白色的字写的,在我们学校周围只有三家店是用的白色,KTV,超市,还有酒店。”
“ 哦!”紫堂推了推眼镜,表示认可。
“超市吗你是知道的,白天学院又不会封闭,周围又有小区人比较多,”凯莉咬着棒棒糖,指了指照片,“但是这里并没有多少人,更没有购物车啊,还有储物箱什么的对吧。”
“嗯!”紫堂有种接近真相的兴奋,“啊!这么说来就不是超市了,现在只剩下两个了啊!然后呢?凯莉?!”
“呵呵,酒店。”凯莉轻笑,显得非常肯定,“一定是。”说罢便低头,手指在手机上大飙手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丢在一旁的紫堂满脸的黑人问号,说好的真相呢?你他妈怎么不说这是当头一棒呢?
紫堂甚至觉得自己可以配合一下现在诡异的气氛,让眼镜掉下来。
你在逗我吗?
等等,紫堂突然想起,那一年被“新生杀手”凯莉支配的恐惧。凯莉最喜欢开玩笑了,这会不会又是她的一个玩笑呢?
有道理呀!紫堂鼓足勇气,“凯…”却被突然打断。“诶?”凯莉一挑眉,“等等。”
等什么等啊!事情还会变得更糟糕吗?“凯莉你刚刚是在开玩笑吗?金和格瑞怎么可能去酒店啊!就格瑞那个性格,还有金一辈子都发不完的好友卡!”不可能吧!
紫堂觉得自己气势达到了顶端,“他们,俩绝对不可能吧?!”
“啊~”凯莉懒洋洋的,“我刚刚本来也是在开玩笑,想逗逗你的。”
“哦!那样呢,吓我一跳呢_(:_」∠)_” 紫堂觉得真是有惊无险。
等等,本来?!
本来?!
紫堂面色一僵,“等等,凯莉你是什么意思啊?!”
“诶~我都说成这样了,你还不明白么?意思不应该是显而易见了的吗?”凯莉又露出了那种狐狸般的笑容,“嗯,一开始呢,我本来就是想逗逗你,但是你看。”凯莉把手机推向了紫堂。
紫堂战战兢兢地接过手机,还是凹凸论坛的界面,凯莉指着一个名为“呆毛姐姐”的ID,“喏,这个人啊,是金的死忠粉,有的时候她在学校里跟踪金,我都发现了好几次呢。”
原来是死忠粉吗?也对哦,紫堂想,金长得也很可爱啊,性格方面什么的也很可爱啊,有自己的粉丝也很正常哦。
“然后你看啊,”凯莉笑眯眯的,指着一个回帖,“她说,金和格瑞是去酒店了。”
“那么,”凯莉一字一顿,“他们就是去酒店了,因为啊,艾米是真的死忠粉,应该不会对撒谎的”
可是紫堂连看也没来得及看,他觉得自己好像马上晕过去了,他捂着心口,觉得自己需要一颗速效救心丸。
得了,这已经不是什么女儿早恋的问题了,而是女儿和一个银发杀马特开房的问题了!!!
虽然这个银发杀马特长得帅。
好妈妈紫堂,今天遇到了人生危机,有关家庭问题。(不)
紫堂终于忍受不了压力,眼皮一翻,晕了过去。
“诶?”凯莉蹲身,捧着下巴,表情无辜地说:“诶?没想到紫堂这么不经吓呢~我只是想开个玩笑而已呀,算了,等他醒了再说吧。”
宿舍门外传来了有规律的敲门声。凯莉越过紫堂的尸体去开门,只看见格瑞公主抱着金,金已经睡着了,身上还披着格瑞的校服外套。
“诶~这么快就回来了啊?”凯莉帮格瑞倒了杯水,“带金去医院了吗?”
“去了,”格瑞轻轻的地金放下,动作很温柔。
“没事吗?”凯莉问。
“没事,只是脚扭伤了而已。”格瑞拿来薄被,给金掖好被子。
“啧啧,你不知道,我们学校的论坛里都把你们照片传遍了。”凯丽咬着棒棒糖,含混不清的找着自己的墨镜。
紫堂悠悠转醒,“哥瑞……”他是真的很想拎着格瑞质问一下这个禽兽。(虽然他也不太敢)
为!什!么!带!着!女!儿!去!开!房!
等等,不对!
为什么带着他的室友去酒店!!!!!!
凯莉忙拦着他,“啊呀呀,这是个误会啦,你看。”
是那张紫堂没来得及看的贴,“你们不要误会了!!!我金不是这样的人,他脚崴了!!!是格瑞同学抱他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歇一歇而已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的紫堂也被凯莉坑了。
“原来是这样吗,”紫堂后怕地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真是虚惊一场啊。”
凯莉的目光落在了睡着了的金的脖子上,勾起了一个甜美而瘆人的笑容,“不,真相远不止那么简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B站上有大家快去看啊(´இ皿இ`)

德育处朗读大师:

使用曲:深夜诗人

词曲:ilem(av7400996)

歌:洛天依 言和

这次试着用了中文V曲,是非常喜欢这首了,而且想画一画夜空下的安雷……这次总结起来真的是……画到吐……能力有限,感觉效果也不是很理想()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快乐的歌会这么不快乐!!!我真的觉得这首歌多听几遍就不快乐了啊!!!难道是我思想大有问题()

好咸的苏打水:

番外三的预告。墨律总攻气质掩盖不住,三位美人相伴乃人生赢家!霍游一文一武的cp感好强哟( ̄∇ ̄)~

-KIZUMI-:

终于做完啦!

从期末考试开始之前就想做这个手书,好不容易考试结束结果白天还要上实践课,只能晚上抽空画一画OTZ(大概是个酒后XX的故事【并不是】

陆陆续续画了一个星期,但还是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也是第一次学着做视屏,请大家多多谅解!还要感谢下全程听我叨逼叨的小伙伴_(:зゝ∠)_

最后祝老王生日快乐~

手书地址:【全职高手】共犯(王叶手书)

============================================


有很多小伙伴问,所以想了想还是全放出来啦(本来是因为觉得画的挺急挺粗糙就挑几张稍微好一点的放出来_(:зゝ∠)_)!图包在这里:★★★★★★★

提取码:38ta

谢谢大家的喜欢!!

逆逆逆逆飞啊:

本来是想用来画手书的韩叶
但是手书它难产死掉了
Emmmm……
把能看的放上来吧_(:3」∠❀)_

☆我终于知道我注册LOFTER干啥用了☆:

以前摸的鱼,忘记发了。OOC得厉害请酌情观看!

※ 请消费者不要被电视购物的花言巧语蒙骗!


-----------------------

对了关于我画的老王设定的问题…… 这个,我没个定数的,基本看心情来。官图是右边分缝,我自己同人多是左边分缝,有时候画动画设定不分缝(。

老王每天出门想怎么梳头就怎么梳头(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