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晨之

咸鱼文手,基本脾气很好
杂食性动物
fate/凹凸/文野/HP/神探夏洛克

【瑞金】许愿

一个有病的童话
警告来自于教科书上的童话…
感谢丹尼尔老师的激情表演。

四个朋友一起走在路上,他们是四个很可爱的青年,各自怀揣着梦想。
他们是金,格瑞,凯莉,紫堂。

这也是一个很可爱的晴天,所以他们决定出行到山的那一边。

他们发现了一条小溪——这样的称呼很勉强,这条窄窄的小溪里满是落叶,污泥和石头。雨季的泥沙让这里变得很浑浊。

金提议:“让我们把这条小溪变干净吧。”
格瑞淡淡地说,“笨蛋。”可又默默地拾起一些树枝,紫堂推了推眼镜,说要回去拿工具更方便,凯莉翻了个白眼,塞了颗糖到嘴里,用脚踢开了一些石头。

这是一项艰难的工作——对于孩子们来说,可是他们还是做到了。

他们兴奋地望着自己完成的工作(虽然格瑞表示得并不太明显,但金很肯定,格瑞是开心的)。现在从上流下来的水是清澈的,河道被扩宽了,其中淤积多年的杂草泥沙被清理干净了。

这时候,一个白色的人影突然闪现。他有着金色的眼睛,穿着垂到脚面的白袍,脸上带着淡淡的笑:-D

“感谢你,孩子们,让这条小溪又恢复生机,为了报答你们,我是这家小溪的河神,你们可以向我许愿。”

紫堂率先问到:“什么愿望都可以吗?”
“是的。”
金兴致勃勃地说:“我想问个问题!可以吗?!”
“当然。”
“我和格瑞会一直是朋友吗?”

…傻孩子你是不是没弄懂朋友是什么意思?!神秘人一笑,“你们会一直在一起。”

“谢谢您!”金兴奋地包住格瑞,“格瑞我们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对不对?”
“……我可没有你这么蠢的朋友。”

“那你呢,孩子?”神秘人看向紫堂,“你有什么愿望?”

“我…我吗?”紫堂握紧了手中的木棍,复又松开,“我……的确有愿望,但是我更希望用自己的实际努力换取来成果……所以……谢谢您,我还不想许愿。”

“你呢?”神秘人脸上笑容分毫不减,他看向格瑞。
“……我不需要靠实现自己的梦想,我可以靠自己。”

传销失败了啊……

凯莉发声了,“那,”凯莉漫不经心地瞟了白衣人一眼,“那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我的孩子。”神秘人脸上的笑容更胜,“请说吧。”

“丹老师,你传销组织就不要串戏了吧,隔壁劳模还在天上飞呢。”

神秘人的笑容凝固了。










请问——
“如果一定要让你许愿,你会许什么愿,格瑞?”

如果某个笨蛋老是不能照顾好自己,我也只能陪着他了。

稍微久一点没关系。

我可以照顾他。

就像原来一样。

同人圈初级礼仪科普

牛盲马晒客:

基本礼仪看看就行,核心就是一句别给别人添堵。


此外我倒是。。无所谓了(´-ι_-`)


燃烧原野:



刚才没写完手癌就点了发送……


这篇说的很初级但是很重要,而且道理讲的非常透彻,体感这个圈子孩子还是比较多所以太多事情不懂了(哪来的老年人)……给个橱窗位!希望大家看在我的面子上好好阅读一下,用心理解一下!顺便我也稍微就这这篇文章港两句:



我非常不喜欢过分关注热度和所谓的排名,产出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对大手和小透明都是如此,将产出变成热度(数字)其实是一种轻浮的娱乐化的表现,当然这对有才能的人是一种奖励机制,但是后果也很容易变成有些人看大手热度高,自己不高,心态崩了;而心智不够成熟的大手看自己热度老高,飘了,为所欲为了。


我很喜欢蜘蛛侠的那句名台词“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当然我知道这是自律不能要求别人,但我觉得作者能够得到大家的欣赏和赞美是一份荣幸也是一份警醒,不是可以肆意挥霍的资本。不开玩笑,就连我也是有多少个夜里哭到指甲都刺进肉里,明知说一句话就有很多读者帮我出头,但是却还会为了为了不把更多的人卷入纷争之中而一声不吭忍耐着。


而排名也是如此,我觉得如果是真的喜欢一个CP,那么必定不在登榜时慕名而来,也不在落榜时弃它而去,这不就足够了吗?CP排名有什么高下之分,冷热又如何?在意排名的哪里是在意CP,在意的不过是这个排名是否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罢了。


真的开始在意CP带来的那些好处,你关注的就不再是这个CP本身了。 你会开始为了“排名的下降”而痛苦,为了“能给自己CP争光的作者离去”而痛苦,为了“有没有面子”而痛苦,而这些痛苦并不是CP带给你的,而是你自寻烦恼罢了。



所谓的混圈,其实是你和世界产生互动的一个过程,你若尊重世界,世界也会尊重你,你若不尊重世界,那世界也必将以痛吻你。


但无论哪种,我始终相信多多反省多多思考,就一定能从世界身上学到很多道理,我一直觉得改变从什么时候开始都不迟。



嗨呀啰嗦了好多啊,大家还是好好看这篇文吧!↓↓↓



同人圈礼仪:






*黑体字为文章主要内容,懒得看全篇的可以主要看黑体字。


占tag致歉。


-----------------------------------------------


Q:同人圈礼仪是什么?


A:同人圈礼仪是帮助大家更好地和圈内同好和谐相处而存在的,大家共同默守的基本原则。



Q:为什么要做同人圈礼仪的科普?


A:帮助你更好地与圈内人相处,减少矛盾以及掐架的发生。



Q:掐架多了会怎样?


A:不同立场的人之间相互攻击,诋毁,最后导致忘记了萌cp的初心,心中只留下恨,把整个圈子的良好气氛毁掉,产粮er没心力产粮了,同好们也心累出圈了



如果看到这里,你已经知道同人圈礼仪的重要性,希望你能耐心看完这篇文章


这篇文章主要针对凹凸世界圈最近发生的几件事,和凹凸世界粉群的特征而写,无关它圈。



以下礼仪包括读者和作者的自我约束,欢迎对号入座(


--------------------------------------------------


目录:


1,关于KY行为


2,作者请不要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角色


3,预警礼仪


4,关于CP之间的关系


5,掐架不要上升cp


6,关于很多人喜欢开玩笑的说【白嫖】这个词


7,善用屏蔽


8,关于官方的CP立场



--------------------------------------------------


1,关于KY行为





KY就是指不懂看气氛看眼色,说出令人尴尬或讨厌发言的人。



因此不要在作者的AB产出下面提无关本产出的CP,你想看不代表作者想写/画。去不吃某个CP的作者下面提该CP就是KY行为。



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各种属性,可以作为读者回复和作者表明自己属性的参考:



杂食:吃多个cp并且其中可能含有相互拆逆的cp。


互攻:AB和BA都ojbk,两个人不分正逆才是坠好的!但是只限这两个人,其他cp no ok


可逆:主要吃AB,但是也可以适度接受逆CP的粮食,但是只限这两个人,其他cp no ok


洁癖:AB only!!!AB only!!!AB only!!!不会看拆家(如AC或BD)的粮食,也不会看逆家BA的粮食,如果被人强行看了拆逆会有种自己死了的感觉,对两个人的攻受和关系有种精神洁癖的坚持。


all X:往往是X的受粉,只要X是总受那么怎么样都可以,博爱的爱着很多个关于X受的CP,往往对X攻的粮食 no ok


X all:往往是X的攻粉,只要X是总攻那么怎么样都可以,博爱的爱着很多个关于X攻的CP,往往对X受的粮食 no ok


X中心粉:X攻也好!受也好!好吃就好!给我更多的X!


X唯粉:我只爱X,别跟我说他和别人的CP,不然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



因此,去AB洁癖作者下面提BA或者拆家,去all X下面提X攻,去X all下面提X受,去唯粉下面提X和别人的CP等等这样的行为都是非常令人讨厌的。



吃粮请尊重作者属性,不要让作者辛辛苦苦产粮还被KY的行为气得半死。



--------------------------------------------



2,作者请不要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角色。



同人创作的初衷是出于对角色和cp的喜爱,每一位作者都应该记住这一点。


角色不是你抒发观点的途径,你有任何观点,请用自己的嘴来叙述。借角色的嘴来讨论同人圈之间的cp恩怨,和你本人对cp的理解,是对原作和角色极大的不尊重。


“某某角色庆祝ABcp热度超过BA”“某某角色说他更喜欢某某cp”“某某角色讨厌被yy关于自己的某某cp”


希望这么写的作者们意识到,这么认为的不是角色,而是你。角色并不知道你们拿他去写了什么文画了什么图,更不会对其发表观点。


而当你借角色的嘴来表达自己的观点,甚至参与进cp之间的争斗的时候,你就已经把角色当做了一个工具,你就已经忘了你最初是为什么开始同人创作了。



----------------------------------------------



3,预警礼仪



首先科普一下概念,R18G是指18岁以下禁止观看的含有猎奇、暴力性残虐、出血、内脏露出、身体残缺、排泄等内容的作品。



R18G作为一种小众爱好,出于相互尊重的原则,不会被同人圈完全禁止。但是,任何一种小众爱好都应该提前打好预警,提前告知读者她可能会看到一些令多数人感到不适的内容。



这点同样适用于18禁作品,以及包括但不限于抹布、BDSM、性转、女体等等边缘题材。



----------------------------------------------



4,关于CP之间的关系



同人圈不是竞赛,CP之间的关系也不是敌人,比某一家红不代表自己可以昂首挺胸高人一等,比某一家冷也不代表自己就是loser抬不起头。


希望大家不要把某一家当做竞争对手,也不要因为赢过某一家而吐气扬眉得意过度,更不要创作一些【压过了xx好爽啊】的作品。这些心态和行为只会引起一些不恰当的仇恨,这些仇恨的种子早晚会引爆成一场谁都不想看到的闹剧。



我们喜欢一个CP,本来也不是为了和别人较劲、生气,我们是为了爱而拿起笔的,同样任何一个CP都无关输赢,CP本身就只是这些可爱的角色而已。



无论如何,请勿忘初心。



lo主明白勿忘初心这四个字很简单,但是做起来其实很困难,更多的时候大家被所谓的打榜、热度等等数字化的甜头蒙蔽了双眼,也有一些作者开始觉得自己是个“大大”、捧红了xx、册封了xx,xx要完了,我是xx的重要人物,我x日天今天偏要当这个圈管。



但希望大家永远明白一点,不是你捧红了圈子,而是圈子捧红了你,大家是因为你写/画了这两个角色才来看你的文or图的,不信的人欢迎去搞原创,不借助圈子的力量就能让你明白自己几斤几两重了。



所以被惹到说的气话也好,真心实意觉得自己了不起也好,脑袋清楚点,你可以为了自己得到的热度沾沾自喜,但是这些功劳并不全是你的,更不要把整个圈子拖下水,所以为了自己也好为了这个CP也好,请不要将这些话说出口。



---------------------------------------------



5,掐架不要上升cp



没有哪个,或者哪几个个体能代表某个cp群体。


要知道,反感掐架,反感cp仇恨,默默产粮,积极给官方花钱打call,积极给太太留言的人,才是所有cp粉中的大多数。


也许有的少数人很跳,但是因为几个跳得高的戏精,就认为他们可以代表某cp粉的观点,鉴定某个cp的粉都是极品,某个cp就该掐的人,本身早就失去了自己客观的立场和理智的态度,只是想找个理由攻击cp罢了。



--------------------------------------



6,关于很多人喜欢开玩笑的说【白嫖】这个词


凹凸的粉丝们年纪普遍不大,不理解这个词实际的意义,有些人以为的意思是“看过粮不产粮”=“白嫖”,在这里我解释一下,这个词并不是什么应该随便用的词:


白嫖最开始和最公认的意思是——尽情的使用某种东西但是却不给它花一分钱。


这个词几乎在除了凹凸之外任何的圈子都是贬义词贬义词贬义词,是骂人用的!没有人会觉得喜欢一样东西还不给一分钱是一种值得骄傲的事情!
所以大家尽量不要去作者下面说“今晚又白嫖了大大好爽”,尽管这是玩笑,更不能说自己白嫖官方!!更不能说自己白嫖官方!!更不能说自己白嫖官方!!


爱他就给他打钱!!你没打过钱你就消停点!



-------------------------------------------



7,善用屏蔽


准确来说这一条并非是礼仪,而是一个可以让大家更愉快地在lofter吃粮的建议。


在lofter的电脑客户端,点击“更多”→“账号设置”→拉到最下面点击“标签屏蔽”,可以屏蔽自己不想看到的cp标签。


我们理解同人圈有些人有雷区,善用这个功能,可以避免在自己的主页/自家cp tag下看到不想看到的cp而导致心情不好,积累cp间的怨恨。



------------------------------------------



8,关于官方的CP立场



官方作为一个少年热血动画,是不会有任何CP立场的。


最近各位人气角色的CV纷纷开了直播间,也希望大家不要去弹幕一直发CP相关的问题,而CV自己提过的CP,也仅代表CV个人立场,A角色的CV聊某CP,只能代表CV的看法,不能作为A角色的看法,更不能作为官方立场看待。



希望对于这一点,得者莫幸,失者莫丧。不要太在意CV的个人立场,好好萌CP努力产粮。



同时,希望大家不要因为同人圈的是非去打扰官方。曾经有人去微博提问官方对一些同人行为的看法,只为给自己掐架添加筹码,这是非常非常不礼貌,非常非常不恰当的行为。请有些智障不要再这么做了。





-----------------------------------------







那么本次科普节目就到这里。



任何大人都是从孩子过来的,希望大家变得成熟可以更加理智的萌CP混圈子,也希望这个圈子在多年后回想起来依旧觉得那是一段很好的岁月,我那时年轻而认真的喜欢着某些人,而不是最后乌烟瘴气让人含恨退圈,最终回想起来也只有悲伤和怨恨。



真正支持着cp继续兴盛和繁荣的,是对官方买买买的粉,是闷头产粮的大大,是积极打call的读者,既不是戏精们,也不是出了事就像天塌下来一样喊药丸的,更不是每天想着怎么把对家nen死的阴暗小人





希望大家勿忘初心,风雨同行。







撒贝宁杀乌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张佳乐为什么这么二:

一只杏!!
被seve洗脑过后的产物 |・ω・`)
本来想画兔子公主的
结果被seve洗脑过后就改画了乌鸡2333


【瑞金】旁观者

啊?你问我吗?我是一个旁观者。
说起旁观者吗……简单解释一下吧,这好像……你们这个世界的人看的一种叫电视的东西一样,方方扁扁的盒子,不同的世界,在我面前是一个个小小的电视机,播放着不同世界观。
唔……要说多有趣的话,就好像你们这个世界的人一样,心情好的时候可以盯着某个节目看上一天,心情不好的时候就随时随地地换台调频道。

今天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实在有趣。

那不过是某个世界,一对发小,我无意间看到他们背后的命运。
两个人,三条线。
金色银色黑红色,纠缠不清。

我介入其中,想要剪断其中一条,可是我却发现,其中两根线,从同一个人身上蔓延出来。

产生兴趣,想要探究,我抛弃旁观者的身份,降临到了其中一个身上,成为了第三根线。
不过是换一个地方继续旁观,我这样想着。
【End】














我是创世神,这个世界让我感到无趣。所以我不断的创造星球,赋予它们不同的命运。
啊,不过今天没那么无聊。这一届凹凸大赛最终结果出来了,胜利者站在我面前,他有着罕见的金发蓝眼。
我挂上慵懒笑容,“我的孩子,你赢了,你成为了大赛的最终胜利者。你将会成为神使而且你可以向我许个愿。”
“什么愿望都可以?”
我知道外面的神话怎么说我。他们说我给不同的星球不同的命运,操控它们像玩偶一样轻松随意。
可是我偏偏创造了凹凸大赛。
“你对我的许愿不包括让参赛者复活。”
“他们不可能回来。”
“ 即使你拥有了神使的权能。”

那孩子抬头看着我,那双蔚蓝的眼睛好像大海。大海底下有什么东西死去,尸体浮上来,血水染红海。
想来是一头鲸。

“那么我许愿,我要做一个旁观者,不断轮回在过去,我会证明给你看,我可以改变未来。”
我笑,“旁观?真是个有趣的愿望。”
“好,愿望达成,神使金,我送你轮回于过去,你可以试图改变宿命,但是——”
“凡人皆有宿命,你只会失败,没有人能改变未来。”





我好像做了个梦,梦里有人对我说教,说实话,我不太喜欢他。
我揉揉眼睛,开始今天的旁观工作。

今天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实在有趣。





【解释】这大概就是一篇晚上抽风突然写出来的文。
就是说金在大赛的结局选择了不断轮回,再不断去过去改变命运,但是到最后因为轮回太多次数,只是神使他也是失去自己的记忆,但是他还是选择一次次轮回,沉溺在过去,无法自拔。

【瑞金】百合花(1)

全员性转的百合梗
不完整,下周发改版(…)
(。・ω・。)ノ♡爱你们

金咬着吸管,侧躺在沙发上随便调台。金发散漫的铺开,她穿了一条裙子,米黄色的很衬她的眼睛,因为主人奇怪的姿势裙摆卷到了膝上十二厘米的位置,露出骨肉停匀的大腿。

喔,可以是说非常随便了,更何况这里根本不是她家。
是格瑞家,她闺蜜家。

格瑞在厨房里做饭,蒸汽氤氲,想来是买的速冻蛋黄包好了。
金比较喜欢吃这个,她想,下次还买这个吧。

金那么随便,格瑞那么了解金的喜好是有道理的。
金和格瑞自打出生起就结下缘分,格瑞长金一岁,断奶过后常常因为天才之举被父母抱着给对门的邻居叨唠,会走路以后因为父母工作原因常常被丢给邻居,上学之后也是邻居一次接送两个孩子。
买玩具是双份,买小裙子是双份,买冰淇淋甜筒也是双份,公平起见,童叟无欺。
那个闲得没事带两个孩子的邻居就是金的姐姐,

如果说人与人之间的交际是桥,那么过去的金可以骄傲地说,她和格瑞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她们的友情是汉白玉的拱桥,抗震防洪,力学结构稳定。
就算过了这么多年,有点旧了,但还是,牢!不!可!破!
哎,但那是过去的金,元气满满没有心事的金。

好半天客厅里没动静,格瑞解下围裙朝客厅喊了一句,“金?吃早餐了。”

金撒着拖鞋,“piapiapia”地跑了过来。

格瑞背过身温牛奶,不动声色地皱眉,昨天晚上,金突然打电话说要来她这住一晚上,凯利发短信问她知道金在哪里吗。

和凯利吵架了吗?

她背后,金用筷子夹起那个煎的恰到好处的蛋,“哇,格瑞你不是说煎蛋吃多了不好吗,怎么还给我做啊。”

格瑞刚想反驳一切油炸油煎的食品都不应多吃,金“嗷呜”一口咬住煎蛋,“真好吃诶!唔货海蛎昏手啦。”

“……?!”她在说什么啊。格瑞一挑眉,“笨蛋,吃完了再说话!”

等金吃完了,格瑞才又开口问,“你刚刚想说什么来着?”
金拿了张纸巾,一边擦嘴一边含糊地说:“我和凯利昏手啦。”

故意的吧,格瑞想,分手了就好好说嘛。
又不是……什么大事。

金小心翼翼的抬头,“你生气啦?!”

格瑞答非所问,“好好的为什么分手?”

“哎呀,不合适就分了啊。”金腮帮子鼓鼓的,“能不能别问这个啊。”

“我只是……关心你一下。”
去您的关心吧!她想说的不是这个!欧,梅林!

“怎么分的?”

“啊……凯利说有人比他更适合和我这种笨蛋在一起……我们太了解对方了……”

“……你们俩在一起那么久……不觉得可惜吗”

不需要掐指一算,或者去翻翻日历,格瑞记得很清楚。

她们俩第一次遇见凯利是在初一那年,是的,已经过去七年了。

7这个数字多么神奇,上帝创造世界用可七天,于是一周有七天。而她,格瑞,放着自己喜欢的姑娘和别人在一起7年。

真是艰苦卓绝毅力顽强,忍了这么多年都没说出“我其实喜欢你啊”这七个音节简单的汉字。

“可什么惜啊!”金摸了个蛋黄包,“我俩还是好朋友啊,同窗多年惜昔相印…”

听上去自己像片茂密的森林,绿得耀眼,格瑞想。

真是要命,喜欢上自己的闺蜜。

最近在忙社团,来不及更文,抱歉。
……过一两周会恢复更新的,致歉,抱歉了天使们

【安雷】我与你的对话

说是cp文其实是后续的铺垫啦……有兴趣可以看看前文瑞金……很抱歉不会做链接,真的很抱歉!

cp感很弱的一篇文,哭死

ooc有,谢谢观看(那啥,私心说,如果小天使们能跟我留言,我会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开心的(๑•̀ㅂ•́)و✧)

【雷狮】“喂,你。”那双紫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你,让你想到落雷降到了他的眼底,“千万别怪本大爷没提醒过你,你看上去像个星际旅者,注意安全,小心被误伤到,这可会有一场恶战啊待会儿。”

“是,是!谢谢您!”你是途径这个星球的旅者,路过这个沙漠绿洲,他突然搭话,可你忍不住答应,挺直了背脊,像是面对皇家般庄重。

也许是面前人眼梢的霸道嚣张惊到了你,他有着介乎少年组成年人之间的体型。他随手就将一柄看上去就让人心惊的锤子扛在肩上,懒懒地坐在一块石头上像是在等什么人。你想,不,不是什么落雷,而是星,紫微星,那被群星围绕的、天生就是帝王命的紫微星在他眼里。

何等骄傲肆意,那是绝不可能被束缚的东西,眼前的这个人也是。

他突然一转头,漫不经心,你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他在向你搭话。“听说旅者都到游处历,你可千万别像某个笨蛋一样,冲到了雷王星那个鬼地方。”他看上去不屑,撇了撇嘴。

“为什么?”你疑惑,出于旅者想要漫游世界的心意,想也不想就反驳了回去,“我听说那是个神奇的地方,有雷弧常年缭绕于云端,夏季更是如狂蛇乱舞,有此等壮丽奇观,为何不去……”

你看他气度不凡,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番威仪,问,“怎么,你去过那?”

他虚眯起眼,身上一股威压,缓缓地压迫着你的神经,你有些害怕。良久,他身上的威压渐渐散去,“不,我没去过那,我认识一个雷王星的的皇子,他从小被养在宫殿里……他很厌倦那的生活,所以他逃出来了,抛下了一切逃出来了。”

“那你是如何与他相识的?”你问。

“……逃出来的时候刚好遇见了我,顺手搭了他一把。”他懒懒地说。

“是吗?”你笑,“那你还真是善良啊。”

“善良?”他笑得张扬,“不,我只是刚好来了兴趣,不然我是不会帮他的。”

天有些转凉,你坐下抱住膝盖,有了和他继续聊下去的欲望,“他……我是说那个皇子,他为什么要逃走呢?”

“若生于皇宫,必是锦衣玉食,有仆从若干恭敬相随……”

“是这样的没错,”他垂眼把玩发带,“那位生来就注定要做下一任雷王星的王,可他讨厌……被束缚的感觉,那种被命运束缚的感觉,他不甘心,他渴望把命运……牢牢抓在自己手里。”

“所以,”他深吸一口气,“必须走,并不是逃,而是顺从自己的意愿。”

“是吗……”你说,“那……他很勇敢呢。他成功了吗?”

“你这人还真是爱关心别人的事啊----”他站起来极目远眺,寻找远方某个人的踪影,然而黄沙滚滚,风声凄厉,唯独不见那金蓝二色的长剑,“当然,只要他想做,没有他做不到的。”他口气倨傲,“哼,自然是把雷王星那个关他的破鸟笼子远远甩在后面。”

“他不留恋那吗……那毕竟是-----”你迟疑。

“不,”他打断了你,“那对于他来说,只是个破鸟笼,或者说是混合花瓶……瓶里放着花瓣和盐,只有一股腐朽的香气。”

天边有人影,他挥挥手,“不扯啦,你雷大爷要打架了,今天心情好,扯几句,快走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只好也起身,拍拍裤子上的灰,对他说:“加油……嗯,你也是他也是,期待你们打破自己面前的囚笼。”

他冷笑,“放心吧,就算你不说这话,那家伙照样也能做到。”

“本大爷当然也可以!”

“再见。”你挥手作别。

“再见!”他缓缓挥锤,雷弧缭绕。

走了好远,不知是否是黄沙迷了眼,一回头,那少年单枪匹马,缓步走入黄沙之中,还依稀留有当年出逃的轻狂,。

“再见……”希望你能活下去。

以及期待您的表演,雷三皇子殿下,不管怎么说,就算是您,也无法完全逃离吧。

你舔了舔唇,收起了之前温顺的嘴脸,想,真是有趣。

【瑞金】我与你的问答

你们要仔细看才能看出鬼畜(?)

又名“我与基佬的问答”

那个……私心说一下,小天使们如果愿意评论我会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开心的(๑•̀ㅂ•́)و✧

【金】
“你去过我的家乡吗?”你面前的少年有些兴奋,晃着素白的两条腿,金发明晃晃的,让你想到了海湾的阳光。

你老老实实地回答,“抱歉,没有。”

他转过头来,那双的蓝眼睛如雨后天空般明净。

让人情不自禁用最干净的词曲形容他。

“那你一定该去看看!”他很肯定的说,“那很美,你去了之后一定会喜欢上那的!”

“好、好的。”你情不自禁的回答。

少年看上去有些兴奋,“我的家乡----”,他比划着,“是以出产矿石著名的,我家附近就有一片未被开采过的矿石。”

“有一次大雨过后,矿石裸露了出来,天然就是深红色的!”

“衬着雨后的阳光,在空气里散出轻柔的红光,朦朦胧胧的,有种难以描述的美的美。”

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可惜,这等美景,只有两个人看到过……”

你陶醉于他描述的美景,“除了你,还有谁看到过呢?”

少年一下子来了劲,“是我的发小,他与我一起长大。”

喔,这样啊。

他继续说:“我听闻异国有红枫,秋季灿烂嫣红,若种植得当,漫山遍野都如同烧起来似的,好像红霞降至人间,甚美。”

他笑了笑,“可是我觉得枫不比石,一季凋落,何以永存?矿石多好,不会变,在哪就在哪。”

“就像我会一直和他在一起一样,不会变。”
【格瑞】
“我想,你应该去我的家乡看看。”你面前银发少年淡淡地说。“那很美,你可以去看看。”

“若有空,我一定会去看一看。”你点头。

“我的家乡……是以出产矿石著名的,我家附近就有一片开采过的矿石。”

你一愣,他接着说下去,“那是一个废弃的矿坑,长年积蓄雨水,但,水很干净,没什么污染,中央有有一棵很大的树,包裹着一座小小的岛。”

“春天的时候,会有青鸟歇在上面。”

“青鸟啊,”你笑笑,“好兆头啊,‘幸福的青鸟’,你会得到幸福的。”

他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笑容转瞬即逝,但很好看,有点惊心动魄的好看,“……谢谢。”

“湖里有鱼嬉戏,若伸手入水,它们会轻啄你的手指……”

“哪来的鱼呢?”你好奇。

“……我发小,”他无可无奈,淡淡的笑笑,“那个笨蛋当时吵着要养鱼。”

“是吗?”你察觉到他嫌弃语气背后的宠溺。

“晚上那里会很美,矿石会发出隐隐的光,有次听说会有流星雨,那个笨蛋拉着我等了一晚上星星,有点冷,因为我把我带来的薄被让给他了。”

“……等到流星了吗?”你问。

“……等到了。”他似乎陷入了回忆,过了一会儿才回答你的问题,“有个笨蛋老是没法照顾自己……我想,如果找不到人照顾他……”

“我就……一直陪着呢个笨蛋好了。”他幽幽的叹口气。

你笑,“那……祝你愿望成真。”

“…谢谢”

【瑞金】七夕的时候该干什么呢?

这就是个草率的小甜饼…
有一句话安雷安
感谢观看(鞠躬)
祝大家七夕节快乐😊

凯莉提着包走进了图书馆,今天是七夕,单身狗的火把节,情侣的告白日。

呵,反正很她不沾边的事她都懒得管,所以干脆去图书馆学习去了。

图书馆里很安静,放眼望去,只有——诶?那一头灿烂的金发。

金?凯莉快步走到那人身边。说实话她有点惊讶,平时不是格瑞拽着,金是不会来图书馆的。

“呦吼,你也会来图书馆看书什么的啊,金。你家格瑞逼你来的?”

“啊,说逼也不对啦,”金一回头,看到凯莉,蓝眼睛亮晶晶的,看上去很开心。金挠了挠头,“今天不是七夕节吗?我就给格瑞念那个牛郎织女的故事。”

“……我觉得应该没有谁没听过那个故事←_←”凯莉坐了下来,图书馆不准吃东西,连棒棒糖都不能带过来,她略有些不爽,“你家格瑞应该是听过的。”

自动无视掉那个“你家”,金笑了笑,笑容灿烂得像是阳光照耀下波光粼粼的海。“嘿嘿,今天是七夕吗~念念也没关系啦,而且格瑞这次居然没有骂我‘笨蛋’!嘿嘿!”

本来想着也不怪那个呆毛学妹一厢情愿地单恋这傻小子,仔细看这傻小子是蛮好看的凯莉,摸笔记本的手一滞,表情复杂地想:算了吧,面瘫和迟钝过什么七夕啊。

金看上去难得的有点苦恼,“可是格瑞告诉我那个故事一开始不是像我们现在听到那样圆满的……那故事原来是个悲剧,牛郎抛弃了织女,而且抛弃了三次,最后一次抛弃织女就像织女死了一样。我……就想来查查资料啦……”

喔,凯莉懒洋洋地翻开笔记本,“对啊,原文是‘弃若亡’,意思是牛郎甩织女甩的干脆利落,感觉织女好像死了一样,干脆不管了。”

“只不过现在啊,大家都想看圆满的结局,让悲剧不那么悲剧喽,传到现在当然不一样喽。”

她自顾自地说,自顾自地翻书,猛的一抬头,才发现金怔怔的,直勾勾地看她,看得她有些发毛,她五指并在一起在金眼前晃了一晃,有点哭笑不得“喂喂,你别告诉我你就为了一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神话故……”

“凯莉……那那样的话,织女小姐姐好可怜啊。”金幽幽的说,“被抛弃什么的……”

他声音幽幽的,像是枯井里的回响。

有的时候,金会露出非常陌生的一面,全然不像那个活力满满的热血笨小子。

“呔!”凯莉心里一惊,恶狠狠地翻了个白眼,手伸过去把金细软(?)的金发揉乱,也把金眼底的落寞赶跑,手法堪称粗暴。不过没关系她和金已经很熟络,而且再清楚不过这笨小子的性格。

心好到她忍不住翻白眼但有时候又会突然变得很奇怪。

“科科,你与其关心小姐姐的恋爱,还不如关心下你自己吧?!”她收回手,“你最近又要考试又要搞社团的事……”

“咳咳……”图书管理员清咳了几声,把几本书放回书架上,表达自己对于两位学生声音过大的不满。

“……”本想反驳的金缩了缩脖子,凯莉瞪了他一眼,做了个口型,意思很明了:安静一会儿啦!本小姐才不想被骂!

金摸了摸鼻子,也回了个口型:知道啦!过会儿再聊!

图书馆里的时间似乎过得很慢,非常安静,但是很适合学习和睡觉。凯莉翻书的声音都小到不可闻,金是坐不住的那种类型,又不像凯莉是为了完成作业有任务在身,但无奈于图书管理员时不时看过来,虽然哈欠连天,但也只好找来一本书胡乱看着。

凯莉虽然感觉玩世不恭,但是只要投入到某件事里,就会非常认真。开始做作业的时候还好,会注意听一听周围的动静,但是到了后面全身心投入到作业里,周围什么情况也无暇顾了。

不知过了多久,凯莉抬头伸了个懒腰,“呼哈……终于……”

她突然消音。

金睡着了,头靠在坐在他旁边的格瑞肩上,格瑞安安静静地捧了本书,发觉凯莉做完了作业,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是个人都看得出来那个姿势有多么不舒服,真的很别扭,可格瑞就表情淡淡地维持着那个姿势不知多久,那张冷淡的脸上仿佛写着:这种程度根本就不是什么事。

凯莉懒洋洋地摸出手机发了条企鹅给备注“40米原谅刀”。

“什么时候来的。”

一阵轻轻的震动声。

“没来多久,看你在做作业就没打扰你。”

“他睡着了?”

“嗯,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快考试了,他还要完成社团那边的事宜。”

“你今天不是要在学生会那边帮忙吗?”

“安迷修学长撑着,应该没什么大碍,只要他不和雷狮学长吵起来。”

“……”凯莉打了个冷漠的省略号。

“如果没事,我先带金走了。”

“好,他也累了吧,忙了一天,又跑到这来查资料。”

格瑞点点头,算是又道了再见,横抱起金,像是鸟梳理自己羽毛般轻柔。

凯莉把东西一件件收起来,目送他们离开,一转头,巨大的落地窗外,夜空中突然绽开了绚丽的花朵,伴随着欢呼声。

缤纷五彩,很美。

学生会的庆祝活动吧。凯莉想,真是……

她突然十指合一,闭上眼,语气带了点无奈和长姐般的温柔,“算了,祝那三个笨蛋七夕节快乐吧。”

今天,算是结束了。

【瑞金】名侦探凯莉(三)

凯莉被金约到了学院的,湖边。

真是晚风拂面心飞扬,有事没事儿谈人生。金坐在湖边的草地上,不说话,凯莉没办法,只能在旁边跟着他一起吹风,也不说话。

……有病吧,你叫我出来说是说解决问题,其实就是为了让我和你一起吹吹风?!

但其实自己更傻,居然还陪着个傻子一起吹风。凯莉想。

金终于开了口,却是当头一棒,“凯莉,你说……格瑞是不是喜欢我姐姐啊?”

:)完了,是真的傻了。这当头一棒把凯莉打懵了,“咔嚓”一声,嘴里的棒棒糖被咬碎了。

今天的名侦探凯莉遇到了麻烦。
她名侦探凯莉辅导过男男女女女女男男的感情问题,侦破过无数起狗血的案子。

得了,结果今天败在了一个感情迟钝的笨蛋手上。

凯莉相信,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鬼畜素材,就像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

金突然没头没脑的冒出这么一句,总得有点儿理由吧。

凯莉摸出抽一根棒棒糖塞到嘴里。“为什么这么说?”

“……格瑞他们不是要换个宿舍搬到楼上吗?我去帮他搬东西,”金摸出一张照片,“搬东西的时候这个东西掉出来了。”

凯莉接过来看了一眼,那是一张三人的合影,其中两位相似的金发蓝眼,以及元气满满的笑容很容易让人看出来是有血缘关系。

像是标准的全家福的样式,那个个子偏高的金发漂亮小姑娘,左边搂着一个银发少年,右边搂着一个金发蓝眼的可爱孩子。

看来面瘫是从小养成的啊,照片里的格瑞面无表情,与旁边笑得眉眼弯弯的孩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嗯,”金骄傲地笑了笑,“我老姐好看吧!你把照片翻过来看看。”

凯莉把照片翻过来,照片背后右下角有着一排细细的,用铅笔写的字,“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这算什么啊,出柜宣言吗啊喂!?凯莉表情复杂地翻了一个白眼,“请问你是傻子吗?你别告诉我就因为这张照片,还有一句话,你就觉得格瑞喜欢你姐姐了?!”她拍拍手上的灰尘,好似要起身离开,“没事儿本小姐就先走了。”

“啊?”金看上去有点儿着急,“当然不是啦,你想啊!我之前不是告诉过你吗?就那次我跟你说过啊,他喝醉酒那次,”金用手比划着,“那我们偷偷摸了姐姐的酒喝,掺在饮料里,没想到格瑞那么不经喝,几下就醉了。”
金看上去居然有几分兴奋。“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格瑞哦!真的!所以我就找了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问题问他,当时我问他喜欢什么样的人?”

“……”凯莉淡淡地咬着棒棒糖,又坐了下来。这个料挺大的啊!

金的表情,难得认真,“他说喜欢的人是金色头发的。”
“他说他喜欢有礼貌的人。”
“他说他喜欢脾气好的人。”
“他喜欢活泼可爱,精力充沛的人。”
“这些,我姐姐都是有的。”
金一字一顿地说,感觉好像在斟酌自己的用词,“我姐姐是很好的人,格瑞也是很好的人,只不过他们的好是不一样的。”
“如果他们俩在一起我会很开心啊,因为他们俩都是很好的人。很好的人和很好的人在一起是很好的。因为在一起很合适,”他挠了挠头,“呃……凯莉你凑合着听吧,反正我的意思是——”

“如果他俩在一起你会祝福他俩?你觉他俩在一起会幸福?”凯莉挑了挑眉。“拜托,你多大了?”

“啊我今年已经——”

“不不不,”凯利烦躁地用指关节敲了敲脑袋,“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是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 仅仅一句话和一张照片就能说明什么?你可以说,格瑞是喜欢你姐姐,那是你觉得他们俩很相配。”

“但是我从我旁人的角度看了,只能觉得是,只不过是表达亲情或者友情的一种方式。”

“你可以说,格瑞喜欢任何一个人。但是你不知道他到底喜欢的是谁,对吗?你只是在猜测。”

“……麻烦你仔细想一下……”她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别胡思乱想啦!笨蛋……”

“他喜欢的是你。”

感觉有块小石子投到了心湖里,一点点荡开了涟漪。
啊不不不,什么小石子,是假的螺丝,“duang”的一声,砸在了心里。

诶?诶诶诶?

金站在原地,呆若木鸡。

啊——这下的话什么都能说通了……

原来……格瑞喜欢的是自己吗……

金金色的额发垂下来,挡住了那双蔚蓝天空般澄澈的眼睛。






以上为笔者想象



屁嘞!凯莉冷漠地咬住棒棒糖,就是又咔嘣一声,那个笨蛋什么时候开窍了,假的螺丝就变成真的了!!!

真实情况是这样的,金挠了挠头觉得凯莉说话没头没脑的,“对啊,凯莉,我知道格瑞喜欢我啊,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最好的朋友就应该彼此喜欢啊。但是我想问你的问题是格瑞和我姐——”

呵,凯莉摸出手机,面无表情。

“哇呜凯莉,你要干什么哇!你要给格瑞打电话吗?他知道了,可是又要骂我笨蛋了啊!!!”金慌了,“你还没有给我解答疑难问题呢?”

“不,”凯莉止境如水,“我打给鬼狐天冲,我想跟他到外面去打一架。”

“缓解一下心里的压力。”

金满脸茫然,不知所措。

名侦探凯莉:我信了你的邪!